蹲在沙发前的几个人站起来,一个个双眼怒视着邢文明,恨不得将他抽筋剥骨喝血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清楚面容,邢文明双眼瞪大:“你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人,他终于害怕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中年男人,怒视邢文明:“你还我女儿的命来!”

    对方朝邢文明冲来,一副要将他杀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余硕见此对护卫做了个手势,距离中年男人最近的护卫将其拦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杀人凶手,还我女儿的命来!”

    即使被阻拦,中年男人愤怒地嘶吼着。

    那双充满恨意的悲伤眸子,死死盯着邢文明,以及角落中的邢颖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提着包走来,她将包里的钱洒落在屋内,跪在地上哭喊着:“我不要你的钱,你还我女儿的命来,我苦命的女儿还没长大成人就被你们害死了,你们这群畜生不如的东西——”

    不止是他们,还有其他几个男男女女,他们纷纷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在学校欺负我家孩子,逼得我们不得不退学,现在孩子都不敢出门,她被打怕了,看到人就吓得发抖,孩子这辈子都毁了,我们不要你们的钱,做错事就该受到惩罚!”

    随后一个满脸沧桑的女人站出来,“我家孩子现在也不敢出门,你女儿逼她在同学面前脱衣服,现在她每天都神神叨叨的,你们让我女儿以后还怎么活——”

    房间内响起家长们的哭泣声,伴随着愤怒粗鲁的谩骂声。

    余硕望着眼前的情景,眼底却毫无动容。

    只有他清楚,除了失去女儿的夫妇是主动站出来,其他家长是付出了什么,他们才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有正义,有光明。

    所有阴暗,终将会有重见天日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的前提是,光明与正义能被人友好接受,不掺杂利益在其中。

    除了失去了女儿的那对中年夫妇,其他人皆是为了利益站出来。

    望着房间哭嚎的为人父母,都察办的人再次开口:“邢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邢文明脚步退后:“不,不,人不是我杀的,我都不认识那人,你们不能带我走。”

    一旦他被带走,即使翻身了,以后也将会有污点,这会影响他一生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,还请不要让我们动用武力。”为首的人话出口,他身后的几人快速朝邢文明聚拢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况,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邢文明再也顾不得女儿的安危,他对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开口求救:“余硕,你快给你爸打电话救救邢叔,我是无辜的,我没有杀人,不能让这些人带我走啊。”

    余硕笑了,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很是无辜地歪了歪头。

    随即,他用漫不经心的语气,说着抱歉的话:“邢先生,我爸最近公务繁忙,今个好不容易抽空陪陪我妈,这事就别打扰他老人家了,毕竟……中年男人也要过夜生活,您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先不说他这话是真是假,就这番话的意思,不禁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