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其是余家护卫,众人齐齐想着,若是公子这番话要是传到先生的耳中,不知道是将少爷吊起来打,还是绑起来打呢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余硕的态度,就让邢文明很是费解。

    如今对方这话一出口,他心底产生了巨大的恐慌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,就是他的所作所为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盯着少年脸上含着笑意漫不经心的表情,心底的猜想不禁扩大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邢家就完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甘心,“余硕,我跟你爸是好兄弟,是一路相伴走来的哥们,我现在不能被人带走,你快给他打电话,他不会不管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余硕终于无法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好兄弟?哥们?

    他目光冷冷地注视着,邢文明厚颜无耻的嘴脸,声音冰冷道:“在你算计余家的时候,可有想过跟我爸是好兄弟?你在背后设计我小舅舅车祸的时候,可还记得跟我爸是好哥们?

    有你这样的兄弟,是我爸是我们余家最大的不幸!”

    都察办的人没想到走这一趟,还能听到如此劲爆的内幕消息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余副州长的小舅子车祸出事,很多人都知道,却不曾想其中牵扯到邢文明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看向邢文明的脸色,更加不客气与肆无忌惮,目光赤衤果衤果的蔑视。

    在这万海市,只要身处权势中心的人,谁不知道余副州长对邢文明的关照,明白他们是兄弟。

    邢文明的一路上升,都是靠着余家的薄面上。

    可他呢,在背后算计余家,真是恩将仇报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,不是我做的!”邢文明脸色巨变,惨白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依然在否认。

    余硕懒得理他,今晚他的任务完成,将受害者的家人找来跟邢文明对峙,让都察办的人拿到第一手确切的证据,邢文明再无可能翻身。

    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,邢文明彻底慌了,“余硕你不能这么对我,这其中有误会,我要跟你爸说话,我可以解释的!”

    身后的声音,余硕听到了,却根本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就在他即将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,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为何清楚是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余硕亲眼地看到,他家师傅站在门外,那收脚的帅气动作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顾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想到这是在外面,余硕将即将脱口而出的称呼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锦带着身后的少年走进包厢。

    望着屋内的众人,她最终将目光锁定在角落,被堵上嘴巴无法言语的邢颖身上。

    房间的其他人投来的视线,她全部忽略,抬脚大步朝邢颖走去,脸色平静目光淡然。

    然而,一路跟随而来的安明霁知道,他的阿锦姐姐生气了。

    不同于之前邢文明,顾锦的靠近酒店服务生并没有阻拦,他们甚至还各自让开身体。

    就这样,顾锦顺利地走到邢颖面前。

    她居高临下地望着蹲在角落,浑身狼狈,周身冒着黑气的邢颖。

    后者没了之前的张狂,甚至察觉到了危险,身体不停地后退。

    顾锦蹲下身,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