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略那股怪异的味道,她伸手掐住了邢颖的下巴:“你招惹谁不好,千不该万不该去碰马巧兰!”

    顾锦声音平静,却难掩她周身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邢颖不停地摇头,想要脱离顾锦的控制。

    她眼泪不停流下来,这模样看着好不可怜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可怜无助狼狈的女孩,顾锦的一颗心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她缓缓闭上了双眼,等她再次睁开双眸时,眼底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透过眼前的邢颖,顾锦看到了之前马巧兰的遭遇,看到了邢颖跟其中一个女孩,对马巧兰下死手的一切行为。

    那些画面快速闪过,只需几秒的时间,全部被顾锦尽收脑海中。

    马巧兰的无助,她的绝望,她的颤抖,她的恐惧,全部被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顾锦捏着邢颖的下巴,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对方就是之前灌马巧兰酒的那个姑娘。

    “好!好得很!”

    话落,顾锦手上的动作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她反手抽了邢颖数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最后一巴掌落下,将对方嘴中的抹布抽落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唔!你,你竟然……敢打我!”

    顾锦唇角弯起一抹好看的笑容,她将对方的身体拎起来,嗓音温柔道:“打得就是你,在你出手伤人的时候,可想过会有今天的遭遇?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开口,她反手将人甩到不远处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下,疼得邢颖响起惨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邢文明根本不认识顾锦,瞧着她这么欺负女儿,愤怒地身体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住手!住手!你是谁?为什么伤我女儿?”

    顾锦闻言收回打量邢颖狼狈蜷缩的身体,她回头,一双好看的眸子冷冷地望着邢文明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她父亲?”盯着男人周身黑暗的气场,顾锦嗤笑一声:“父女是一样的货色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对邢文明说过话,盯着顾锦那张过分好看的脸,他咬牙切齿地问道:“哪来的黄毛丫头如此放肆!你是哪家的孩子?!”

    一旁的安明霁跟余硕听到他这话,纷纷看过来,他们盯着邢文明的目光充满了不善。

    余硕冷笑道:“邢先生,这位是我余家的座上宾,我劝你说话还是客气一些为好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敬,邢文明再也无法容忍,而且他也不止余家一个靠山。

    “这没你说话的份!!”他彻底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顾锦懒得理会他们之间的事,她再次返回来,只想回敬那些对马巧兰动手的女孩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还蜷缩在地上的邢颖,顾锦手指微动。

    在场除了余硕跟安明霁,没有人看到,她环绕手上的灵力朝邢颖身上袭击,直奔她的心口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好痛,痛死我了,救我,救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邢颖突然像是发疯一样嘶吼着,手不停的扒拉着心口处。

    安明霁见此,目光平静无动于衷,似是眼前的一切再平静不过。

    只有余硕微微瞪大了双眼,眼底闪过惊异,似是对于顾锦这一手十分好奇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