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真的怕了顾锦,怕了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话就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,这滋味儿难受极了!

    她双眼怒视顾锦,恨不得将其撕碎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没有等到对方出声,顾锦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响起邢颖地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她的心口痛的不行。

    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撕扯。

    这疼痛来得突然而微妙,除了顾锦,她想不到是其他人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顾锦知道对方问的是什么意思,她头也没回,声音漫不经心道:“在场那么多人眼睛看着,你说我对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房间内除了安明霁跟余硕,其他都是普通人,谁能知道是她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话落,顾锦走到了余硕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医院那边我让你安排的人盯着,我先带小安回家,若是巧兰醒了,让他们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先走,这里交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了点头,领着安明霁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身后紧接着响起邢文明地命令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!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,她为什么会这样?你这个行凶者不能走!”

    不管身后的男人如何叫嚣,这一次顾锦的脚步,再也没有任何停顿。

    屋内余硕对都察办的人使了个眼色,这些人强硬地将邢文明控制带走。

    至于屋内的那些吓破胆的姑娘们,余硕吩咐李经理给各自地家长打电话,把人接回去。

    邢颖也是如此,邢文明被带走,但邢家还有个邢夫人。

    这位夫人可了不得,亲妹妹嫁到了尹家,还一瞒就是多年。

    处理完这些事,余硕也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在回家的路上想到顾锦的手段,他心有感触。

    他以为师傅会对每一个,伤害她朋友的姑娘加倍还回去,可对方没有。

    对方的手段要高明很多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来,他清楚的看到顾锦攻击在邢颖心口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出手,就让对方的心脏受到了损害。

    那些痕迹可不是轻易能治愈的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双臂疼痛不已的女孩,对方的遭遇不比邢颖轻多少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几个姑娘,倒是没有出手伤她们分毫,但她轻易击碎了几个姑娘的心底防线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说师傅是残忍,还是太过善良。

    然而,余硕哪里知道。

    顾锦之所以只对邢颖,跟那个灌酒的女孩出手,只因她们周身泛着黑暗的气场。

    剩下几个姑娘,身上没有暗黑气场,

    她功德加身,不会对有良善的人出手,哪怕是仅有的一丝一毫良善。

    不过她最后的警告也是真的,那些姑娘所作所为早晚会回报自身,遭遇反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是被余家的护卫送回家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楼,打开家门,多多立马摇着尾巴朝他们跑来。

    “嗷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小家伙的声音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,望着在安明霁脚边不停转悠的多多,这一晚上唇角终于弯起一抹轻松弧度。

    她把门关上,钥匙放到一旁的柜上。

    轻声道:“时间不早了,小安,去洗洗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少年抬起因多多围在脚边,而面色不郁的容颜,问:“阿锦姐姐你呢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