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换上拖鞋,揉了揉他的脑袋,说:“我当然也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收回放在少年头上的手,她抬脚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少年目送她离去的背影,眼底露出几分纠结。

    “嗷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多多还在扒拉着他的脚,想要顺着爬上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就喜欢让他抱,可他根本懒得抱它,蠢货一点眼力劲都没有。

    明明对方就爬不上来,每次都要做出这样愚蠢的行为,可如此有恒心,何尝不是一种值得学习的精神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少年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蠢货,什么恒心,精神,根本就是扯淡。

    他用脚把多多拨拉开,换了拖鞋也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徒留多多在客厅十分委屈的叫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顾锦,闪身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想到马巧兰的遍体鳞伤,她都为这个姑娘心疼。

    她记得在空间有一种丹药,炼制出来可活血通络,还能修复外伤,甚至有着止痛的效果。

    进了空间,顾锦在脑海中寻找固本培元丹所需要的草药。

    这些草药空间内刚好都齐全,固本培元丹炼制所需药材跟洗髓丹差不多,却又有着不同的炼制过程。

    顾锦将所需要的药材一一找出来,按照顺序放到桌面上。

    又从炼丹房外盛来一碗溪水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把炼丹炉盖打开,她以自身灵力传送到炼丹炉身。

    咚地一声,沉厚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炼丹炉周身泛起一抹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随着炼丹炉有了反应,顾锦将桌上的草药,按照顺序投入炉内。

    最后,将那一碗溪水送入到里面。

    炉盖盖上,双手灵力不断输入炼丹炉身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顾锦似是与炼丹炉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她能清楚地“看”到炉内的丹药行程过程。

    里面的草药跟溪水慢慢地融合,被炉内的金光所聚拢,慢慢地形成一颗颗小药丸。

    固本培元丹要比洗髓丹好炼制许多。

    炼丹炉内传来一声响,炉内已成丹,顾锦快速收回灵力。

    她将炉盖打开,从里面飘出五颗小小的丹药。

    它们自主地飞到顾锦的手心。

    丹药到手,顾锦找出盛放丹药的木盒,将丹药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无需收拾的炼丹房,她转身离开了空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凌晨四点左右,顾锦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她接到医院余家护卫打来的电话,说是马巧兰醒了,对方的情绪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顾锦挂了电话,立即起身穿衣服,拿起桌上放着五颗固本培元丹的药盒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时,她的脚步非常轻,生怕惊动隔壁的少年。

    多多趴在小窝里,听到客厅内的轻微动静,耳朵动了动。

    小家伙懒懒地睁开双眼,迷茫地望着顾锦那小心翼翼的动作。

    顾锦对多多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它老实一点不要叫出声。

    多多却以为顾锦在跟它完,可它好困一点也不想要动,只懒懒地叫了一声: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很低,可顾锦依然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她手上的灵力刚要朝多多袭去,对方转头趴在小窝里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