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要面对的一切,比眼下还要让他头痛。

    瞧着眼前的病人,王超无奈道:“姑娘,你先松手。”

    马巧兰似是根本听不到,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半分放松。

    见此,顾锦搬来一张凳子,放到王超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王医生,我这姐妹似是对医生特别信任,因为遭遇了一些事,她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,占用您的时间我感觉很抱歉,您多担待一些。”

    王超的心稍稍软化一些,只因对方的遭遇。

    他坐在顾锦搬来的凳子上,无奈而不解地望着病床上,还在抓着他衣服的病人。

    在王超落座今后,马巧兰的身体也跟着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顾锦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敢说,马巧兰至今都不知道,她此时抓着衣服的人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就这么干坐在房间也不是个事,王超想着这姑娘是昨晚遭遇的伤害。

    若是这时候能走出来,对她以后的生活也会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他声音尽量温和地开口询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马巧兰头也不抬,言行上倒是很顺从。

    她小声回答:“马巧兰。”

    咬字清晰,除了声音有些小。

    顾锦就坐在一旁看着,也不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王超继续问:“能告诉我,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话题,似是回到了之前的遭遇,马巧兰的脸色变得痛苦,她面容苍白,额头上蔓延出汗迹。

    甚至不受控制地捂着心口,有些反胃恶心,在不停地干呕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。

    王超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握住了小姑娘的手,声音一如之前温柔,还多了几分沉稳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不要怕,你可以把一切告诉我,我是医生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?”马巧兰茫然地抬头。

    她双眼泛着湿气,看不清王超的容颜,却能看到他身上穿着的白大褂。

    “她们,她们欺负我……我好怕,好疼,好恶心,酒,嗓子痛——”

    她说得零碎,让人无法了解具体细情。

    可稍稍将这些词汇联系到一切,不难想象她遭遇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没事,你不用害怕,你现在是安全的,没有人会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随着王超沉稳让人心安的话出口,马巧兰渐渐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她似是真的对医生特别信任,死死地捏着王超的手。

    病房里一时间陷入安静。

    王超抬眼,看向坐在对面的顾锦。

    他提议道:“她现在需要镇定剂。”

    顾锦轻轻颔首,平静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对于马巧兰眼下的情况,她也看得出来不对劲。

    有些人受到了伤害,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,这种情况若是不好好治疗,会影响一辈子。

    得到顾锦的认同,王超起身就想要离开,准备去取镇定剂。

    马巧兰死死拽着他的衣服,根本就不松手。

    顾锦出生提议:“我去喊护士拿来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望着站起来出声的女孩,王超点了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顾锦应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的离去,没有换来马巧兰的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让顾锦哭笑不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