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瞧着她气色不算差,她轻轻颔首:“那就好,你先在医院住着,再输两天消炎液,回头学校那边我帮你请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不用请假,我没事的,你看我现在能蹦能跳,一点事都没有!”

    怕顾锦不信,马巧兰在原地又蹦又跳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她脸上虽然淡化,可存在感依然很明显的伤势,顾锦非常无奈道: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马巧兰停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顾锦话音一转:“你也不想顶着这样一张脸去学校吧,听话,这两天先住在医院,等脸上的伤势消下去一些再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从醒来后,马巧兰感觉身上的疼痛不明显,也就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脸,被手碰到后,还有些轻微的刺痛。

    马巧兰双眼在病房中打量着,很快锁定了厕所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转身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厕所内,望着镜子里青肿的脸,她眼底再无之前的轻松,本来就清晰的怨恨变得浓郁。

    倚靠在门口的顾锦,扫向镜子中的马巧兰,毫不意外她此刻的真实情绪。

    任谁被折辱欺负,心底没有怨与恨。

    即使固本培元丹的效果很好,也不可能让马巧兰情绪也一并治愈。

    马巧兰望着镜子,看到了倚靠在门口的顾锦,她的双眼慢慢地变红。

    她盯着镜子中顾锦的双眼,哽咽道:“她们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马巧兰,顾锦脸上露出丝丝笑意。

    之前不对劲感觉消散,眼前才是真实情绪流露的马巧兰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双手放在对方的肩膀上,声音平静地问:“巧兰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不知道,她们欺人太甚,可我打不过她们,我尽力了——”

    昨晚的经历记忆如新,还有她昨晚的不正常,拉着一个陌生连脸都记不住的医生。

    所有所有的一切,她都记得!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那是她自己,那就像是一个陌生人,像是个疯子!

    顾锦听得出她的委屈,不甘心,怨恨,以及心底深处的自卑。

    她声音温柔而沉稳:“巧兰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他日我必十倍奉还,这句话对我来说是至理名言

    你要永远记住,能保护你自己的只有你,简单来说,就是有人对你动手,你一定要还回去,即使打不过你也要打,不要认为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,那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有些人你可以包容大度,但对某些人,她不值得去宽恕。昨天所发生的一切,只要你自己能扛过去,前路永远通畅,你会变得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抗?我怎么抗?”马巧兰的目光变得迷茫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你自己了。”这不是顾锦所能帮的。

    她能帮对方一时,却帮不了一世。

    这种经历,只有自己反击才能走出来,不会成为这一生的阴暗。

    若是她帮对方,治标不治本,马巧兰还是要将这灰暗记忆背负终身。

    马巧兰的双手紧紧握成拳,那么用力。

    因过度用力手上都没了血色,手背的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