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让他有一种,玉戒本就该属于对方的感觉。

    凝视着戴在手上的戒指,顾锦神情变得微妙,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玉戒戒身。

    从她的神情,与不自觉温柔地动作来看,安明霁知道她其实很喜欢。

    他嘴角噙着笑意,那双桃花眸中满是欣喜,声音也透着欢快:“阿锦姐姐这戒指戴上,就不可以摘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闻言抬眸,恰好与少年望过来的视线相遇。

    从厨房窗外折射而来的温馨光芒,将少年面容勾勒出柔和的模样,轻轻拨动着顾锦的心弦。

    她的一颗心柔软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顺从着少年应下。

    固然在她心底,依然认为这枚玉戒代表着安家主母的象征,甚至牵扯到对方的身世,可少年的心意她舍不得拒绝。

    若是当真有一日,对方按照命运的齿轮,再次被那个家族找到,她也不会让他为难。

    顾锦转动着右手食指上的玉戒,眉眼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早餐本就是温凉的状态,耽误这会儿功夫,等顾锦继续吃的时候,鸡蛋,包子,牛奶都凉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介意,心中的暖意让她咀嚼口中的食物都是有温度的,暖到了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顾锦还是去了医院,她没有带安明霁一起。

    毕竟是医院,有一种肉眼所看不到的煞气,她不喜欢让少年接触这些。

    即使修炼的人,达不到一定的修为,也难以看得出来煞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煞气,多与人命有关,多时阴祟之物。

    她不愿安明霁沾染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后,顾锦发现胡月也来了,而马巧兰的情绪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对方的言行举止更真实了几分,没了之前故作的镇定,与克制的隐藏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冯慧的家人来医院接她。

    送走冯慧后,一直安静的胡月跟顾锦陪着马巧兰。

    想到明天就开学,顾锦出声说:“明天就上课了,我们不来陪你,你乖乖在医院待着,等身体的伤势好差不多再出院,出了院你也不能上课,还要在宿舍里修养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其实我感觉身体好很多,伤看着挺吓人的,但真的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唇角微挑,心道自然是不疼,她喂下去的固本培元丹可不是一般的药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想要出院,但也要看医生点不点头,之前你也听到了,医生建议你再住两天院。”

    马巧兰撇撇嘴,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锦又问:“巧兰,你住院的情况,要不要通知你的家人?”

    这是顾锦一直忽略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不是马巧兰的谁,能做的有限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得知对方出事赶去,凭借的是开学这段时间培养的友谊,以及对方很讨她喜欢。

    至于大动干戈出手,她不愿去承认,在看到马巧兰身上的伤时,像是看到前世安明霁所受到的伤害,孤独一人独自舔伤。

    在对方承受那些痛苦的时候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马巧兰这件事只是个引子,让她将对自己的无奈有了发泄的机会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心疼马巧兰,不如说是心疼前世的安明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