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顾锦提到家人,马巧兰的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很快她坚定的摇头:“不用,我没事的,等我伤好了,找个机会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两天住院的花费,马巧兰对顾锦说:“我宿舍的衣柜里有个小布包,里面有一百多块钱,我也不知道住院要花多少,有的就这么多你先拿去,若是不够以后再还你,这次多谢你了顾锦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话呢,花不了几个钱,你若是真想要谢谢我,出院后身体好了以后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顾锦不在意这些,她也不求马巧兰的感天动地。

    真要细究,她所作所为掺杂着其他缘由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顾锦。”

    马巧兰再次真诚道谢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拍了拍她的手,笑容温柔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很有治愈力,过分好看的脸上,笑意温柔得让人心情都变得美丽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病房的房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屋内的三个女孩,回头看向房门处。

    顾锦,马巧兰望着站在门口的穿着严谨,神情肃穆的男人,眼底神色都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男人,这不是他们的历史老师嘛。

    对方是学校难得年轻的老师,长相端正,就是为人特别严肃,让人产生疏离感。

    胡月在看到门口的男人时,眼底闪过一抹惊慌,快速垂头,死死地抠着手指。

    “童老师——”

    “童老师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跟马巧兰第一时间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童炳荣对两人点点头,走进了病房内。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时就注意到了胡月,望着这个不安的姑娘,他看似冷淡的眸中闪过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已经两个月了,他至今不知道该如何跟这姑娘相处。

    望着走进房间的童老师,顾锦,马巧兰也很快注意到,对方是来找胡月的。

    对方的双眼一直锁定在胡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再看胡月那双紧紧纠缠在一起的的手指,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,顾锦跟马巧兰彼此对视一眼,眼中闪过深意。

    这事有点大条啊。

    之前给胡月打电话是个男人的接的,虽然彼此没有明说,却知道这里有情况。

    她们本来以为别看胡月这么内向,竟然还偷偷交了朋友。

    但万万没想到,这人会是他们的老师。

    不要说为什么他们不是亲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况一眼明了,这可不是亲戚应有的状态。

    童炳荣并没有走向胡月身边,而是走到病床前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马巧兰,冷淡的嗓音响起:“你的事我知道一些,学校那边你不用的那心,我会帮你请假,好好养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,谢谢童老师。”

    马巧兰感觉浑身都不对劲,也特别的尴尬。

    尤其是童老师用他那严谨的声音,说出这想要温和却僵硬的话,让她感觉毛毛的。

    童炳荣轻轻颔首,这才走向胡月身边。

    他的嗓音虽然冷淡,却能听出变得温和不少:“月月,你该回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胡月坐在凳子上,不出声也不行动。

    她的头埋得很低,双手死死扣在一起,身处于极度的不安与紧张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