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炳荣快速打断她的话:“没有她,我们之间也不可能,我与你之间清清白白,不要在这里混淆视听!”

    对于王艳的纠缠,他感到很头痛。

    童家从来没有要跟王家结亲的念头,因为他自身的原因,家里从小就给他定了亲事。

    小时,在他十来岁的时候总是灾祸不断,隔三差五就出事,不是磕破了头,就是摔断了腿,要不就是被人撞伤,或者是飞来横祸被砸到。

    这桩桩件件事太过微妙,作为医学界搞科研的母亲,走投无路找人给他看了看命格跟八字。

    最后算出有福气的八字的女孩,能阻挡他的霉运。

    家里按照对方的要求,阴差阳错的找了个跟他八字合的的小媳妇,还是尚在襁褓中牙牙学语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胡月。

    两人相差十岁,那时候他还见过尚在襁褓中的胡月一面。

    然后两家快速定亲,两家正是成为亲家。

    说来怪异,自此以后他再无灾祸,一直到如今都平平安安,甚至这十七八年来的,都不曾见一滴血。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,这些人指着胡月无一不是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直到教导主任的赶来,人群才慢慢疏散。

    王艳跟童炳荣,以及胡月都被带到了校长的办公室,还有学校的一些高层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兴师动众,只因王艳跟童炳荣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是王教授的女儿,王教授是曾对学校乃至国家有很大奉献。

    对方不止是万海市的学子们眼中泰山北斗的人物,更是曾对抗过矮国人,以文人身份保留了非常重要的文化书籍。

    至于童炳荣,身份更是让众人流汗。

    他出身医学世家,父亲是万海市医院的院长,母亲是医学界搞科研的,留学回归为国家奉献的老一辈中才女,对国家某些疾病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

    这两人可都不是好惹的,一个处理不好,就算是校长都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些顾锦跟冯慧不知道,她们还在教室中为胡月担忧。

    她们是学生,自然不允许去校长办公室围观,而且上课铃声响起,她们自然要回归教室上课。

    即使上课期间,教室的学生频频看向胡月的位置,眼底神色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顾锦将此尽收眼底,她掏出手机给余硕发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她还是不放心胡月,一个内向的姑娘面对学校的高层,不知道她是怎样的无助。

    正在学生会整理一些学生档案的余硕,听到手机提示有短信,他随手将手机掏出来。

    打开屏幕,看到上面的文字,本来漫不经心的表情,立即变得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学生档案扔到桌上,起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诶,余硕你去哪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袁尚伟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本该上课睡觉的时间,他被拉到这里整理劳什子的学生档案,心情特别糟糕。

    现在喊他来做苦力的人,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,他自然是不干的。

    余硕头也不回道:“去校长办公室!”

    已经抬脚准备追去的袁尚伟,一听这话,得!那脚就跟黏在地上一样,竟是一动不动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