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杯明明都满了,胡月还在继续倒水,神魂都不知道飘哪去了。

    马巧兰的大嗓门提醒,拉回了胡月的沉思。

    她赶紧停下来手上的动作,望着桌上跟地上的水,快速拿起抹布清理桌上的狼藉。

    地上的水迹也不少,她又去卫生间拿来了拖把,把地面擦干净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才将倒满水的水杯端起来,送到马巧兰的跟前。

    她小声道:“巧兰,别吃苹果了,你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药太苦了,一会儿再吃。”马巧兰懒洋洋地望着眼前的胡月,眯起双眼问:“小月月,你在想什么呢,不会是想你的心上人吧?”

    胡月一下子红了脸。

    马巧兰不可思议道:“还真被我说对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快点吃药。”

    胡月将水杯放到她床边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胡月跟童老师的关系后,马巧兰总是时不时的打趣她,她似是还是曾经的爽朗女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流逝。

    胡月跟童老师的事件很快过去,她重新回到课堂。

    马巧兰身上的伤也好转,回到了课堂。

    一切看似没有变化,其实这两人的变化都不小。

    胡月在渐渐改变她的胆怯与自卑,马巧兰看似依然大大咧咧,可她心底的防线加重了,除了三个室友任何人难以走近她。

    这一天,四人来到食堂打饭。

    她们端着各自的餐盘,找到空位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从一旁传来了小声,却足以四人听到的交谈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邢颖退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,我们班里也有两个跟她玩得不错的退学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——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学姐语气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有人压低声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邢颖的爸爸被查,现在已经撸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真的!听说邢颖经常欺负同学,尤其是那些老实巴交,看起来没什么背影的,之前还逼死了一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没想到她是这种人?!”

    “其他几个退学的,听说也参与了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隔壁小声交谈,顾锦,冯慧,胡月第一时间看向马巧兰。

    只见对方头也不抬地吃着饭,一点异样都没有。

    三人彼此对视一眼,眼中却流露出几分异样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们的视线,马巧兰抬起头,“看我干什么,吃饭啊,看我又填不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继续垂头吃饭。

    冯慧跟胡月认为马巧兰没事了,已经走出阴影。

    只有顾锦望着平静,毫无异样的马巧兰,眼底闪过几分异色。

    越是平静的表象下,越藏着不为人知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她的猜测再一次正确。

    过了没两天,顾锦半夜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是从医院打来的。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还是熟人,上次马巧兰住院时,为她处理外伤的值班医生,王超。

    对方打电话给顾锦,原因是马巧兰。

    她受伤了,正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顾锦挂断电话,起身穿上衣服,离开家下楼打车,直奔医院而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