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偷偷捂住心口。

    她这是造了什么孽,养了这么一大一小两妖孽。

    这日子还要不要人过了。

    她一大把年纪了,还时常被这两只崽子萌得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见少年不动,多多再次叫了一声,还抬起前爪,轻轻碰了碰少年的小腿。

    这撒娇的小模样,看得顾锦都恨不得想要上前抱一抱它。

    然而,她也只是想想罢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她已经彻底认清了自身的身份。

    多多不是她养的,而是安明霁的小宝贝儿,除了他多多谁也不让碰,甚至她想要抱都非常勉强的模样。

    对方就认定了少年,只要见到他就上前凑。

    无论安明霁如何嫌弃它,小家伙就是认定了他。

    顾锦张嘴刚要说话,想对安明霁说你抱抱多多,只见少年弯身伸手将多多从地上拎起来。

    他拎着多多直接放到腿上,小家伙不停地撒欢,在他身上转来转去,还发出愉悦地叫声。

    顾锦将微张的嘴巴合上,单手放在沙发扶手上,就这么撑着头,望着一大一小两只崽儿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的,那睫毛怎么就那么长呢,还有一点翘,对方轻轻眨一下眼,浓密的睫毛微微发颤,让人一下子回不过神了。

    当然,欣赏的时候,还要搭配对方的好看颜值。

    顾锦得承认,安明霁真的是好看的太出众。

    而且他身上还有一种特别干净的气质,让人见了就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还有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贵气,她有时都非常好奇,对方的奶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竟然能将安明霁教导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两人相处那么久,顾锦清楚知道安明霁写得一手好字,学习成绩更是名列前茅,前些日子的考试他拿到了全年级第一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少年对于文物字画玉石等也有了解,还会弹琴,这才是让顾锦最为诧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弹琴,并不是钢琴,而是古筝。

    要说这件事,还是对方上学后,学校让学生们报名参加一些兴趣爱好课程,比如音乐,美术,运动,骑马,书法等。

    安明霁就是这时候告诉她,以前安奶奶教导他学过的琴棋书画,他想要将这些都捡起来继续学习。

    要说对方的琴棋书画虽说不样样精通,却也达到了中级水平。

    安明霁是有底子的,却因为前几年的食不果腹日子,导致这些东西变得生疏了起来。

    相信将这些东西都捡起来后,假以时日,必会有不一般的成效。

    察觉到放在身上的视线,安明霁抬眸,那双桃花眼盛着满满温情,直直地望着顾锦:“阿锦姐姐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顾锦回神,毫不在意地笑着说:“看你啊。”

    她打趣道:“长得这么好看,还不兴多看两眼养养眼?”

    早已练就八风不动,面对她的打趣无动于衷的少年,伸手顺着怀中多多的毛发,轻轻点头: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对于阿锦姐姐的打趣,他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对方总是喜欢逗他,喜欢看他变脸,可他偏偏不如对方的意。

    其他都行,只有这点不行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