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下,李青峰亲自来接待三人。

    他安排了后厨事宜后,立马来大厅门口等待。

    见余硕,顾锦,安明霁三人下车,他立马笑容满面地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余公子,顾小姐,安公子,老板就在楼上,我亲自带三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李经理了。”余硕非常好脾气地道谢。

    对于小舅舅的人,他的态度非常友好。

    “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峰领着三人上了楼。

    楼梯在九楼停下,这一层是酒店的餐厅,餐厅是中西结合,让许多外国友人在此感受到归属。

    四人走出电梯,前往安排好的豪华包间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豪华餐厅的隔壁房间被非常大力地打开,里面传来焦急纷乱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爸,爸您再坚持一下,我们马上去医院!”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您挺住啊!”

    “太爷爷——”

    急切惶恐地声音响起,还伴随着孩子的哭声,李青峰一行四人立即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在豪华包间的裘强海也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立即快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从隔壁的房间走出来一群人,正是姜家人。

    姜家人抬着昏迷不醒,嘴中还在流血的姜老太爷走出房间,个个神色慌张满脸焦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!”

    见是姜家人,裘强海立即走上前,面容变得肃穆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吃着饭突然就吐血了!”

    姜汉义的父亲出声,跟着家人抬着老太爷往电梯冲去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抬着老爷子路过李青峰等人的时候,顾锦拉着安明霁的手快速让开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她也第一时间锁定了,昏迷的姜老太爷手中握着的玉石。

    电梯已经往上去了,姜家人在电梯旁焦急等待着。

    裘强海也急匆匆跟上来,站在姜父身边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余硕看到好兄弟姜汉义,走上询问以及安慰。

    顾锦还在一直盯着姜老太爷看,老人浑身围绕着肉眼不可见的煞气,被浓郁的黑色气体包围,

    这不是自身的气场,而是外因所引起的。

    最终,她的视线,又回到老爷子手中紧握着的一块玉石。

    满身的煞气,正是从这块玉石上蔓延而出,侵透老人的全身。

    对方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,用不了半个小时立马毙命。

    顾锦的手紧了紧,抬眸,神情肃穆的余硕以及满脸担忧的姜汉义,尽入她眼中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手逐渐用力,安明霁侧目,压低声问:“阿锦姐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少年清澈询问声,打断了顾锦的思路。

    她正在考虑,到底要不要出手。

    听到少年的声音,她心底的犹豫散去。

    尽管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而她还能得到功德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顾锦轻轻握了握少年的手,柔声道:“没事,小安饿不饿?”

    眼见她本来沉思的容颜,快速放松下来,安明霁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不饿。”

    顾锦嗯了一声,说:“今个的晚饭怕是要推辞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爸,爸,您醒醒。”

    “太爷爷呜呜呜……太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等电梯的时间过于漫长,明明一分钟还不到,可姜家人感觉等待了很久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