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后,她领着安明霁走向床前,望着躺在床上的老人,她问身边的少年:“小安,你能看出他哪里不对劲吗?”

    安明霁目光放在躺在床上的姜老太爷身上,对方的面色一片死寂,除了濒死,其他倒是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头,声音平静道:“看不出什么,感觉他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拍了拍他的肩膀,回头招呼余硕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后者立马从房门前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师傅?”

    顾锦指着姜老太爷,问:“你看出他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余硕看向躺在床上,呼吸渐渐微弱的老太爷,看了半天也轻轻摇头:“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修为都看不出老太爷的不对劲,以及对方周身环绕的煞气。

    顾锦再次确定,低修为的人看不到这些东西,她伸手朝姜老太爷手中的玉石而去,想要将其拿出来。

    奈何对方的力度很紧,她用了些力才掰扯开对方的手,将满是煞气的玉石取出来。

    玉石离开姜老太爷手心的那一刻,对方周身的黑色煞气也消去大半,可身体内还留存不少煞气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,查看着手中的玉石。

    白玉石色泽很漂亮,圆而滑,非常有手感。

    可惜,是块溢满对人身体有害煞气的玉石,长期佩戴会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她把玉石随手放在床头,对裘强海跟余硕说:“你们把老爷子扶起来坐着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一点意识都没有,这要怎么坐?”裘强海觉得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但他行动上却没有半分犹豫,已经走到姜老太爷身边,将对方有些分量的身体扶起来,余硕走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“只要让他保持坐着就行,背冲床外,距离我近一些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指挥着裘强海跟余硕,移动老爷子的身体。

    在姜老太爷的后背冲向顾锦的时候,她喊了停:“你们扶着他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余硕一边扶着老爷子,一边问出他的疑惑:“师傅,姜爷爷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吐血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喏,就是因为它。”

    顾锦对这床头的那块漂亮玉石,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动作看去,余硕看到了那块色泽漂亮,看着就价值不菲的玉石。

    他不懂,为什么一块玉石让姜老太爷丢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他回头刚要再次出声询问,就看到顾锦双手按在姜老太爷的后背,从她手上蕴含着浓郁的灵力。

    那些灵力丝丝缕缕地涌入老人身体中,最终被融入血肉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余硕微张的嘴缓缓合上。

    一旁的裘强海是个普通人,他看不懂顾锦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这模样,怎么看都跟电视里《射X英雄传》里,女主替男主疗伤情景一样。

    这不由让他对顾锦的敬佩,再次油然升起。

    可以说顾锦在他眼中,已经神化了,简直是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安明霁站在一旁,双眼凝视着顾锦输送灵力的双手,眼底神色明明暗暗,眸中闪过变强的强烈谷欠望。

    屋内十分安静,就连几人的呼吸都渐渐变小。

    姜老太爷的气色慢慢恢复血色,脸色没那么苍白,死气也在渐渐消失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