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想要太招摇,今天救下姜老太爷为的是功德,余硕跟姜汉义的情分,以及安明霁恰巧出声,让她心中仅存的善意波动。

    “行,厨房那边饭菜早就准备好了,去了包间直接开吃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带着顾锦,余硕,安明霁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见几人出来,姜家人快速围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爷爷好了没?”

    面对姜家老少的询问,裘强海举起双手,“打住打住,老爷子已经没事了,你们可以进屋去看。”

    在姜家人进了房间后,裘强海对休息厅不远处的李青峰招手。

    他吩咐道:“你带小硕,顾小姐,安公子去房间,让厨房的人速度上菜,我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。”

    李青峰带着三个少年少女离去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消失在房间,裘强海转身往休息室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姜家人都围在老太爷身边,他们的脸上没了最初的怀疑,有的是惊与喜色。

    老太爷现在的气色很好,呼吸也平稳,这是度过了危险,大家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裘强海站在房门口,对看过来的姜父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姜父面上喜色不曾遮掩,快步朝他走来,“强海,谢了!”

    他之前应下来,其实也是看父亲的呼吸逐渐微弱,抱着搏一搏的态度,对裘强海的话是一半一半的信任。

    再者余老爷子众目共睹的变化在前,否则他怎么会将父亲的生命安危,交给一个外姓人手中。

    “先别忙着谢,姜哥,我这里有件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裘强海带着他走出房间,在休息厅将顾锦之前的发现,能说的都告知了姜父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姜父一脸的震惊与愤怒,还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任谁听到,姜老太爷因为一块玉石差点殒命,都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确定,我记得老爷子以前不玩玉啊,那块破石头谁给他的?”

    姜父眉头紧皱:“上次父亲大寿的时候,一熟人送的,说是玉养人,吸收了天地之精华,常年佩戴可延年益寿,打那起父亲就一直拿在手中把玩,有时候睡觉的时候都不离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段时间,老爷子身体可有什么不对劲?”

    姜父想了想,神情有些豁然大悟:“这段时间父亲的确身体不太好,身体比以前虚弱了,前段时间还差点晕倒在家,幸亏有小辈在家里,第一时间请来了家庭医生,说是贫血家里一直在给父亲进补。”

    “那差不多就对上了,姜哥你回头去查查玉石的来源,送玉的人又是否清楚它的不妥之处。”

    磨牙地声音响起,姜父的脸色十分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:“回头我去查!敢算计到姜家的头上,我让他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说完消失在嘴边,裘强海也明白,姜家虽说是商人,可要是没有点手段,岂能成为万海市第一首富。

    他知道,背后之人把姜家人惹怒了。

    “姜哥我那还有客人,先过去了,你们等老爷子醒了再动身,那块玉石也尽量远离,别再让孩子们碰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