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很想对师傅说,我真没占您多少精力。

    虽说他是顾锦的徒弟,却一直处于放养状态。

    见顾锦这躲避不及的模样,裘强海也跟着笑了,又问了她的家里情况。

    顾锦相信余家一定对她做过调查,但裘强海的亲口询问的意义不同,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,她将家里的情况简单说了说。

    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甚至包括她在顾家小辈里排行第九。

    顾家不止爷爷顾大宝这一支,还有镇上的顾家。

    真要算起来,顾锦排在顾家的同辈中排行第九,顾敏敏排在第十。

    在顾锦说起家里的情况时,裘强海也介绍了自身。

    他不止经营海江酒店,只要是能挣钱的生意他都做,包括下面倒买倒卖的生意,所经手的项目比较杂,就连年底的拍卖会都是在他的酒店进行,他能从里面抽成不少。

    余硕也时不时地插话,谈论到其他话题,安明霁也能跟着交谈。

    在四人聊天时,门外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姜父跟姜汉义。

    姜老太爷醒了过来,他们要回去了,过来跟裘强海说一声,顺便感谢余硕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就是余硕救了老太爷。

    毕竟当时裘强海说的是余家不外传的秘法,且在场只有余硕一个余家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姜家人还没回过味儿来,因为担忧姜老太爷的身体情况,种种漏洞根本不曾察觉。

    等他们察觉到的时候,余家早已想到了应对方式。

    姜家人走后,天色不早了,顾锦跟安明霁也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裘强海亲自送他们回家,他不再自己开车,有了心理阴影短时间难以走出来。

    司机开车将顾锦跟安明霁送回家,目送他们上楼后,车才缓缓驶出小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余家有贵客登门。

    昨晚还命在旦夕的姜老太爷,亲自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老狐狸,听到孩子们说起昨晚的细节,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当然,得知有人要害他时,姜老太爷手段比姜父更狠。

    当晚就派人把送他玉石的人,“请”到了姜家。

    得知玉石几经转手才到对方手上,借花献佛在大寿宴上相送。

    老爷子派人顺着这条线继续查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亮,没有半分耽误,姜老太爷迫不及待的带人登门拜访余家。

    余家似乎早有应对,余老爷子早早备上了好茶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,可是有些日子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姜老太爷带着保镖走进余家大门时,余老爷子亲自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是许久不见了,老余,我对你甚是想念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爷子你来我往打太极。

    余老爷子将人迎到沙发上坐下,姜老太爷睿智的双眼扫兴桌上的茶杯,这一看就知道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他当即也不绕圈子,对身后的保镖伸出手。

    后者将一个精致的盒子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接过盒子,姜老太爷打开,露出里面害他差点丢了性命的玉石。

    他毫不含糊地问道:“老余,今个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就想知道这块玉石究竟是哪里有问题,还有昨晚救我的人是谁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