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坐在床上,将鞋子退去,就这么盘膝坐着。

    “大概要多大地方?你要卖什么草药,这买卖可不好做啊……”

    裘强海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若不是顾锦的耳力不错,对方的最后几个字说不定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随即从声筒传来裘强海地震惊声:“不会是想要卖人参吧?!”

    顾锦没有反驳,低声发出愉悦的笑声:“我又不是只有人参可卖,还有其他草药,还有只要市面上有的草药,我都卖,也买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她考虑很久了。

    自从打算炼丹后,她就想着有一家自己的药店,搜集天下所有药材。

    她有空间,只要有种子,可轻易催熟那些草药。

    借着开店的名义,既可卖出多余的草药挣钱,又能打出名声搜罗天南地北的草药,这是双赢的买卖。

    听到顾锦的话,裘强海稳住心神,问:“店面倒是有,你要多大的地,要不回头我带你亲自去看?”

    “也行,我还有两天假期,海哥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
    “就明个吧,明天上午我去接你?”

    “好,谢了海哥!”

    “可别,说谢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那先这样,明天见?”
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顾锦起身赤脚下地,将屋内地上的包裹全部扫荡进了空间,随即她本人也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站在空间灵田前的顾锦,扫向剩下七八亩的空地,将堆在地面上的草药种子洒落进灵田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,需要将种子一袋袋地打开,还要分类种植。

    等顾锦忙完,过去近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梁夏邮寄来所有需要种植的种子,已经全部洒落进灵田中。

    想着店面还没找到,她也不着急催熟这些草药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灵田中的人参,还有冬虫夏草等珍贵草药。

    见它们涨势喜人,顾锦非常满意,转身离开了空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天刚亮,顾锦就起身。

    她洗漱完进了厨房,煮了两杯牛奶,摊了一张鸡蛋饼。

    然后又进了空间,拿出新鲜的黄瓜,生菜,苦菊,胡萝卜,小西红柿,紫甘蓝等蔬菜。

    在水池中挨个冲洗一遍,该切地切,该掰地用手掰,将它们都放到一个大海碗中,再倒入沙拉酱搅拌。

    客厅内响起了少年起身的动静,还伴随着多多地欢快叫声。

    知道安明霁醒了,顾锦将蔬菜沙拉搅拌好,端到餐桌摆放好。

    又将鸡蛋饼切成四角,装入盘中端上桌。

    摸了摸桌上的两杯牛奶,温度还有点烫手。

    顾锦走出厨房,看到扒在卫生间门口的多多。

    小家伙最近长肉了,肥嘟嘟的看着浑身都是肉,一点狼的霸气都没有,就跟个二哈似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家伙,整天都在缠着安明霁。

    只要少年出现,它定会扭着屁-股过去。

    顾锦冲多多招手:“多多,过来。”

    还扒拉着卫生间房门的多多,顺着声音回头,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顾锦,它没有动,一双滴溜溜的眸子,直勾勾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。

    得!她现在叫都叫不动对方。

    脚步一转,她朝多多的小窝走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