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用帕子轻轻擦拭着指尖的灰尘,笑得漫不经心:“也就两万左右,你要是真想要,这两天我让下面的人把手续给你弄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价钱,顾锦觉得符合她所估算的数额,“行,回头我还想要找人装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并给你办妥了,你只告诉我想要装修成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大有将这栋三层小楼送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似笑非笑地面对裘强海:“海哥对我这么好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她嘴上说着不好意思,脸上却丝毫看不出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才哪跟哪,你且看日后,只要你用得到我的地方,一句话的事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顾锦摇摇头:“无功不受禄,海哥的心意我领了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裘强海面容变得严肃:“顾锦,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,这些都是举手之劳的事,我也就是交给下面的人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说清楚了,这层楼该多少钱我来付,装修费用我也一并出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话就见外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裘强海说完,顾锦打断他:“一码归一码,若是你再推辞我可以另寻他处了,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小祖宗,你说了算!”

    知道顾锦是认真的,裘强海只能顺着她,。

    他最初的确抱着,将这栋楼买下来,顺便装修好送给顾锦的。

    自从出院后,除了请她吃了一次饭,他还没有其他表示呢。

    可惜,这刚冒出头的打算,就这么被打碎。

    顾锦没有再看其他店面,就定下了这栋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裘强海是当着她的面打电话给姜父,说了他一朋友想要商业街这边的一栋小楼。

    如此小事,姜父当即派人过来办手续,报的也是最低价。

    从来商业街到观看,连半天的时间都没到,这栋三层小楼就属于顾锦了。

    最终的定价是一万五,顾锦将钱直接给了姜家派来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至于下午的时间,裘强海让下面的人以最快的速度,找来一支装修队伍。

    顾锦跟这些人交谈了一下午,设计了三层小楼的具体装修平面图。

    交流后,她才知道这支装修队伍都是高级水平,他们看得懂平面图,对于顾锦偶尔吐露出来的专业词更是秒懂。

    这让她省了很大的精力。

    最终敲定的结果,除了大厅的改动稍大一些,二楼跟三楼稍稍修整一下就好。

    这些活很简单,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工。

    问完了装修价格,顾锦先付了一半的工钱。

    又将她的电话留给了这支装修队,一旦有问题随时打电话给她,必须要按照她所设计的结构来装修。

    裘强海是怎么将顾锦接来的,就怎么将人送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在回家的半路上,路过菜市场时,她要求下车。

    顾锦下车后,裘强海降下车窗玻璃,调笑道:“你对那小孩还挺好的,管吃管喝管住,还将他当成个少爷供着,我可听说了你宠那孩子都没边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顾锦笑容灿烂:“就这么一个大宝贝儿,能不宠着嘛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裘强海闻言,轻轻摇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