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的药材不需要包装,但是像人参,何首乌,灵芝,冬虫夏草,天山雪莲等珍贵稀有药材,需要精美的包装。

    尽管这个时代还没有营销型包装设计,但是珍贵的东西用精美的包装,让人客户更能感受到诚意,与视觉上的满意。

    想到包装,顾锦决定回头设计一些独特的包装礼盒找人定制。

    出了空间,她抓了一把自然干的头发,走到室内的书桌前。

    坐在座椅上,顾锦一手撑着下巴,一只手拿着笔,空白的纸上随意画着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开药店,那么首先要有个名字。

    顾锦在写写画画凌乱的纸上,突然写出一个大大的九字。

    九为首。

    又写了一个澜字。

    天下安澜。

    九澜。

    又写了一个堂字。

    九澜堂,包容天下,正是她所希望的寓意,搜集天下所有草药。

    望着杂乱中的九澜堂三个字,顾锦眯起双眼笑了,眼底泛着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它了!

    顾锦将这一页纸从本上撕下来,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起身朝床走去。

    累了一天了,该好好放松睡一觉。

    至于修炼什么的,偶尔偷懒一两天没什么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,一星期过去了。

    梁夏前两天,就来到了万海市,他天天在装修的小楼里守着。

    顾锦这段时间,找人定制了一些独特的包装盒,每个精致的礼盒上都雕刻着金凤的标志。

    这是她找工厂定制所要求的。

    梁夏守在店里,每天都能接到工厂派人送来的定制的礼盒,还有那些摆放在大厅的柜台,跟装药材的抽屉式柜架。

    在装修的期间,大厅已经初显规模。

    完美不俗的装修,精致的柜架,以及搭配货架上的精美礼盒,怎么看都给人一种雅致的舒适感觉。

    隐隐还透出一种高档的范。

    这倒是顾锦没想到的,当初她只是按照自己的见地装修,工厂所定制的柜台跟精致礼盒,也是完全按照后世的眼光所设计。

    今天是装修结束的日子。

    已经恢复正常上课的顾锦,一下学就赶来。

    打量着装修完毕的三层小楼,她非常满意眼前的成果,将另一半的尾款结给了装修队。

    “店里都装修完了,那些草药要不要分类放进抽屉里?”梁夏走到顾锦跟前。

    眼前背着书包的少女,让他感觉充满了违和感。

    对方小小年纪,明明同样是出自差不多的村庄,可她的聪慧头脑与大胆的行为,都是让他特别佩服的。

    顾锦轻轻摇头:“我先找个刻字的师傅,把那些抽屉上刻上草药名字,等完事后你再一一分类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那二楼呢?我看二楼不少展示架。”

    “二楼所售卖的药材,比一楼要价高一些,由我亲自来整理,你先整理一楼吧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梁夏,顾锦没多待打了车回家。

    至于梁夏,对方以后就住在九澜堂三楼。

    三楼的会客厅稍稍修改一番,珍藏室被改造成了休息室,梁夏暂时住在里面。

    对方不需要她操心。

    这个点,安明霁已经回家了,她要想想回家做什么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