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回家做饭,不止是为了给安明霁补身体,就连她也不太适应外面的饭菜。

    国营饭店要么是油太多,小饭店要么就是舍不得放油,再就是手艺不好。

    食堂的饭菜可以入口,可顾锦总感觉不顺口,没有自个做的好吃。

    倒是海江酒店的饭菜不错,可那吃一顿简单的百来块没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的顾锦,本以为安明霁到家了,却没有见到对方的影子。

    多多趴在小窝里,冲顾锦发出委屈的声音。

    似是在抱怨等的人还没到家,没有人陪它玩。

    顾锦关上房门,走向多多,弯身温柔地摸了摸它的头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安慰它两句来着,可下一刻多多竟然转了个身,用屁-股面对她。

    顾锦气笑了,到嘴边的安慰话,就这么咽下去。

    她笑骂了一句没良心,起身朝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洗手,穿围裙,查看家中的食材,挑选出晚饭要用的菜清洗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端上桌,本该回家的少年却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顾锦将身上的围裙脱下,洗了洗手走到客厅。

    她站在客厅的窗前,望着窗外渐渐暗沉的天色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就在她打量楼下时,看到了骑着山地车的少年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本来一颗担忧的心渐渐放下,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顾锦再次返回厨房,将给多多的鲜肉切成两大块,放到它的饭盆里,又往碗里盛了一勺肉汤。

    她刚端到多多的跟前,房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。

    身上有些脏兮兮,满身汗的少年,就这么走进了家门。

    扫向安明霁身上的校服脏兮兮的,顾锦眉目一挑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重生后初见对方狼狈,再一次看到他如此模样。

    本来该担忧的心,在扫向少年脸上的激动与兴奋后,全部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顾锦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少年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,就说明他没有吃亏。

    她对少年抬了抬下巴:“去洗洗,马上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明霁将手中拎着的,不知道怎么搞得脏兮兮的书包放到地上,第一时间冲进了房间,很快又抱着换洗衣服冲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行为,顾锦见了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小孩情绪如此活跃倒是少见,让他更加有了烟火气。

    垂眸,地上脏兮兮的书包,被顾锦看在眼中,她将其拎起来。

    想着安明霁明天还要用,她把书包里的东西倒在沙发的桌上。

    书包里装着课本,笔盒,还有一些手工,跟写写画画的草纸。

    顾锦把它们放在桌上,拎着空包就要去阳台,准备把它洗刷干净。

    就在她起身,准备离开的时候,看到一本书中夹着粉纸,虽然只露出一个小角,却也过于醒目。

    这明显不属于少年应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顾锦站在原地,唇角轻轻抿起。

    她在犹豫,是翻开看一眼呢,还是无视它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想到少年回家时脸上的笑容与激动,顾锦啧了一声,放下手中的书包,将那本书翻开。

    明显少女风的粉信纸显露出来,这还是一封没有信封的……告白情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