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,目光冷冷地睨了王艳一眼,她声音毫无情绪:“只要你有这个本事,我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王艳浑身颤抖,恨不得上前撕了她完美的脸。

    可她心底的惧怕,让她无法动作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,望着座椅上的乖巧少年。

    对方眉目如画的容颜,在她回击王艳后,渐渐变得平静下来,眼底的翻涌的凶狠也消散。

    很好,少年没有必要因为其他人影响自身。

    裘强海在顾锦回击后,终于松开了压制外甥的手。

    余硕一下子站起来,面容不善地盯着王艳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王艳是知道余硕的背景,她扭曲的面容变得不自然,且依然无比丑陋。

    裘强海低笑出声:“这位小姐可能不知道,顾锦是余家的座上宾,你想要她在万海混不下去,不知道是凭借的什么?王老教授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声音中没有一点点笑意,甚至还夹杂着几分威胁。

    余家所交好,拥戴的的人,看谁敢动!

    之前他之所以不插手,是因为这个女人牵扯到了顾锦的家庭问题,他不能贸然出手,否则给人留下话柄。

    而眼下顾锦该说的都说了,剩下的就该他来收尾。

    裘强海拿起餐桌上的餐巾,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,缓缓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一直守在房间的服务生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?”

    裘强海指着面容变得惨白,神情露出些许惧意的王艳,“以后这个人禁制进入酒店,余裘两家出入的任何场合都禁止她出入,对了,还有她的家人,回头我会交代李经理让你们认认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先生。”服务生恭敬应下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!明明是她,她如今有眼下的成就,都是用身体换来的,她不要脸——”

    王艳坚信,顾锦所拥有的一切,绝对是付出了不一般的代价,比如身体。

    裘强海嗤笑一声打断她的胡言乱语,在众人的注视下,一字一句道:“她所拥有的东西,远高于余裘两家所有的一切,收你满脑子上不得台面的思想,滚出去!”

    一声滚出去,周围的服务员立即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一点也不给王艳面子,拉扯着她往门口拖去。

    “假的!你说的都是假的!不是这样的!她就是个女表子生出来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有机会再出口,服务生非常有眼力劲地堵住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顾锦已经坐回座位,对于王艳的满嘴脏话,丝毫不曾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要说前世她所经历的一切,跟眼前相比根本究竟是小巫见大巫,根本留不下丝毫涟漪。

    在王艳被人拖走后,裘强海跟余硕纷纷落座。

    一旁的姜汉义轻轻抿起唇角,他缓缓站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周围人的目光,他温润地声音响起:“之前出去的女人包括她家人,在姜家的所涉及的生意产业地区内禁止出现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偌大的餐厅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姜家所涉及的生意,十分广泛,几乎到了将万海垄断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我童家也是如此!”童炳荣的声音阴沉,面上冷然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