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套现房花了她十多万,手中还剩八十万左右。

    她不是贪心的人,知道这片区域以后是姜家的,不准备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是她真的想要分一杯羹,也没这能力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毁了,日后对于国内来说最有影响的江景山存在。

    她所买的房子都在这一片的关键位置,日后不说价值连城,总归是寸土寸金的存在。

    手里还剩八十多万,顾锦有钱万事不愁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,若是有时间,去京城整套四合院也不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王艳那一天受到了惊吓,接下来的几天,她就如同活在地狱中。

    每晚都会做噩梦,看到那些被她各种利用,陷害,欺辱过的人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仗着爷爷的势她行事霸道惯了,很多无权无势的小人物被她踩在脚下欺负。

    如今她终于尝受到报应的滋味。

    一到晚上,她都不敢闭眼睡觉,只要睡觉就会看到那些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又一晚的深夜。

    顾锦熟门熟路地来到,王艳所住的小区楼下。

    除了第一晚她上过楼,给王艳家里送了点东西,接下来日子,她都是以灵力将手中的药粉,通过对方所住楼层的窗户传进去。

    之前,她在空间中发现一种名叫半生梦的草药,名字挺梦幻,药效却极其霸道。

    半生梦的成分被人嗅到,会让心思险恶之人每晚噩梦连连,把内心的恶引出来。

    此药会让人每天都活在痛苦中,连下七日,药效半年,连下一个月,痛苦终身。

    顾锦不打算折磨王艳一生。

    今天正好是第七天,她决定以后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这王艳不是什么善类,可她不想要因为对方脏了手。

    指肚上淡淡的棕色药粉,顺着灵力包裹,飞升到王艳所住的楼层。

    那些药粉就像是有意识一般,找到窗户的缝隙飘在到房间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顾锦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一晚,毫无意外,王艳再次无知无觉地睡着。

    然后,很快从梦中惊醒,惨烈地叫声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之前几天还有妈妈安慰她,这回没有人出现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时间,已经足够王家人知道,女儿在外面闯下大祸。

    王父的工作丢了,因为余家,姜家,童家,裘家四家,对他们王家几乎可以说是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起因是女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找了各种关系,依然无法改变这个现象。

    老爷子毕竟是风风雨雨走来,知道这一次王家在万海没了立足之地,当即决定离开。

    余家那是什么存在,孙女是疯了才去招惹。

    还有姜家,只要还想要在万海混,谁敢去惹这金疙瘩。

    王家人用最快的速度搬走,带着每天疯疯癫癫的王艳。

    他们抛弃了多年在万海的根基,狼狈离开。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即使离开万海,王家人还是能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前提是,王艳不再给他们惹祸端。

    顾锦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王家人已经搬离好几天。

    操场榕树下。

    余硕单手插兜,背对着身后的同学,他嘴里叼着烟抽了一口,十分帅气地弹了弹烟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