裘强海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具体几个人?带走姜公子的那些人穿什么衣服,长相清不清楚?”

    服务生惶恐不安地想了想,说:“他们三个人,穿着黑色棉质短袖,脚踩军靴,裤子也是暗色的,模样记不清了,看着有点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他们按了电梯,以为是姜公子喝多了,那些人是接他回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裘强海听着服务生重复一遍细情时,顾锦跟安明霁在海江酒店门口刚下出租车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身穿居家服,一个穿着白色的棉质短裤短袖。

    这姐弟俩的穿着,与眼前海江酒店经常出入的成功人士,明显不符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李青峰看到这两人,却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他快步迎上去:“顾小姐,安公子!”

    李青峰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。

    “海哥呢?”

    顾锦跟在李青峰身后快步走着。

    “老板就在大厅。”

    李青峰将这姐弟俩迎进大厅,直奔坐在沙发前的裘强海等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,顾小姐,安公子到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裘强海快速回头。

    他眼底泛着跟李青峰见到顾锦时的目光一样,就如同看到了救星。

    “顾锦,你可算来了!”

    裘强海起身迎上去,他并没有将顾锦跟安明霁带到那群世家子弟面前,而是对着余硕招了招手,一行人来到一楼的会客室。

    四人坐在会客室内,李青峰快速端上来准备好的茶水。

    顾锦扫了一眼,神魂都丢了的余硕,问:“是谁带走的姜汉义?具体有没有怀疑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有!应该是前些日子姜家出手惩治的港市富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裘强海说的。

    他言语中也不确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姜家人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裘强海掐了掐眉心:“就快到了,我姐夫也在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了点头:“趁他们来之前,带我去看看姜汉义被带走的洗手间,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裘强海起身,领着顾锦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一脸乖巧平静的安明霁,还有六神无主的余硕。

    姜汉义被人带走生死不知,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对方是姜家长房最小的孩子,还是家中备受宠爱的小少爷。

    若是出了事,余硕这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。

    裘强海大概能猜到,这次姜汉义十有八九,就是被姜家整垮的港市富商所为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他心底更为不安,总觉得要出大事。

    人一旦被逼急了,逼到一定份上,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顾锦,裘强海,安明霁,余硕上楼,李青峰全程一路跟着。

    在电梯内他们没有碰到一个客人,就连到了十一层歌厅,也不见一个客人,只有少数把守的保镖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裘强海带来的,早在事发后,整个酒店第一时间清场。

    现在酒店楼上楼下的客人,要么在屋内不许出来,要么来吃喝玩乐的客人们全部被请走。

    顾锦跟上裘强海的脚步,来到了歌厅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这是包厢外通用的洗手间,里面还算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顾锦站在洗手间外,大概扫了一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