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再次闭上双眼,想要再继续追寻姜汉义的踪影。

    等她睁开双眼,眼前却还是原样。

    可惜,她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追踪到这里,已经是她的极限。

    除非是对方的血脉至亲,否则她无法凭借这仅有的线索找到姜汉义。

    想到刚在的幻境中,她看到姜汉义周身一片死气的模样,顾锦心下明白,这一次对方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她缓缓转身,看向裘强海:“姜家人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“我打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顾锦的脸色真的不太好看,裘强海心下有些慌了,在脸上都明显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快点来,姜汉义这次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裘强海跟余硕瞬间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顾锦食指跟拇指揉搓着,她没说带走姜汉义的那几个人,明显是要杀他。

    那都是亡命之徒,他们就是奔着杀姜汉义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能尽快见到姜家人,说不定她还有机会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人。

    只希望姜家人快点来。

    这是顾锦第一次面对别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并且还是她认识的人,即使不熟,却也是徒弟的兄弟。

    她感觉有一种压力,就像是他人的生死全权掌握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尽管迫切想要将这条生命挽救回来。

    可顾锦心底,并没有多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得到的所有信息,都在朝着不好的方向所发展。

    裘强海勉强镇定发抖的手,给姜父打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姜哥,你们现在到哪了?”

    他声音有着不自知的颤抖。

    即将到达海江酒店的姜父,听到他这声音,心瞬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马上到,强海是不是有什么进展?”

    做父亲的声音也难掩惶恐与担忧。

    裘强海没有回答姜父的话,他回头对上顾锦的视线,“姜汉义的父亲马上到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下去,让他在楼下等着!”

    李青峰听着他们的对话,第一时间按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姜哥,你就在楼下等我,我们马上下去,见面说!”

    说完裘强海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望着一层层下去的楼梯数字,裘强海深呼一口气:“顾锦,姜汉义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

    他迫切的需要顾锦给他安慰,打破脑海中的最坏结果。

    心底想着哪怕是伤了残了,只要有一条命在就好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看向他,眸中闪过怜悯。

    一楼到了,电梯门打开。

    她没有开口,回头走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就是她的沉默,让裘强海跟余硕心不住的下沉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出电梯,姜家人被几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大厅中央,想忽略都难。

    望着姜老太爷,姜父,还有一些熟悉的面孔,顾锦停下了前去的脚步。

    她侧身对跟上来的裘强海道:“海哥,先将无关紧要的人疏离,越快越好,时间紧迫。”

    就算这个时候,她也不想要暴-露自身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看到不远处的世家子弟,还有楼上歌厅的服务生,裘强海点了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他带着李青峰,快速朝大厅中的那群世家子弟走去,带着他们还有服务生离开。

    留在大厅的是裘强海带来的保镖,都是可以信任的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