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裘强海清理无关紧要人时,顾锦抬脚直奔姜家人走去。

    她站在姜家人面前,一一打量着众人。

    除了姜老太爷,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穿着居家服,有失身份体面的少女。

    姜父看到余硕走来,着急地问:“余硕,有没有小义的消息,知道是谁带走他吗?”

    面对他期待的目光,余硕默默地垂头,将微红的双眼遮掩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姜父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。

    师傅刚才的沉默,让他清楚姜汉义的情况很糟糕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他都无法面对,姜家人又如何能面对。

    姜父开口的时候,顾锦将目光锁定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姜汉义的父亲?”

    没有得到余硕的回应,姜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顾锦地询问,尽量保持得体的教养,快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他爸。”

    顾锦眉头轻皱,她伸手快速拉住对方的手,一双漂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动作,姜家人瞬间炸了,纷纷不可思议地盯着顾锦看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都不认识这女孩,若不是此人跟余硕站在一起,对方除了一张好看的脸,很容易被人忽略。

    首先跳出来的是姜家小姑,看到顾锦拉大哥父的手,快步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姑娘干什么拉着我大哥的手!你快松手!”

    就在对方的手即将碰到顾锦时,余硕跟安明霁双双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,死死捏着姜家小姑那只即将碰到顾锦的手。

    余硕:“不要碰她!”

    安明霁:“滚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啊!疼!你们松手!”

    姜小姑的手感觉钻心的疼,疼得她发出痛苦地声音。

    姜老太爷的目光在余硕,安明霁,以及顾锦三人身上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听到小女儿的惨叫声,他走上前,将她的手从两个少年的手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老人睿智精光闪现的目光,直直地盯着顾锦,嘴上却询问余硕:“小硕,不知道这位是?”

    余硕抿紧了唇望着老人,眼底闪过歉意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而安明霁,自姜家小姑动手后,挡在姜父跟顾锦的面前,防止其他人的偷袭。

    手上做出了防御的动作,他指尖的灵力已经在快速聚集。

    大有谁若是敢上前,他必出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可惜,除了余硕,没有人能看到他手上聚拢的脸灵力,也就没人将他当回事。

    面对余硕的沉默,姜老太爷面容不变,他将视线在投到顾锦的身上,连带着他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顾锦握着姜父的手,看到了他周围所闪现的画面。

    废墟的筒子楼内,姜家人抱着身体残破,满身是鲜血的姜汉义哭喊着。

    姜家人个个神情悲痛的人,他们的悲伤,愤怒,让人见了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画面,顾锦一双漂亮的眸子微微睁大。

    尤其是被众人抱着的姜汉义,那明显是一具没了生命迹象的尸体。

    所看到的这些已经足够了!

    顾锦回头盯着余硕,问:“在万海的废弃的筒子楼有多少,大概六层高有些年头了,周围都是树木,还有一条断了的桥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