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得知姜汉义此时已经凶多吉少,可她不想要放弃。

    余硕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将目光放在姜家人身上。

    姜家人就是搞房产地皮的,他们肯定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在江景山的东角挨着河畔,那一片的筒子楼准备今年改造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姜父说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知道是江景山那一片,是因为整个万海市,只有那一个筒子楼周边有断了的桥。

    姜父虽然被顾锦抓住了手,却保持应有的理智。

    最初被顾锦抓住手时,他就想要第一时间甩掉。

    可看到余硕对眼前,他第二次见过面的少女,态度有着明显的恭敬时,他接下来的动作就这么停下。

    裘强海跟李青峰已经将无关紧要的人打发走。

    走向顾锦的时候,刚好听到姜父的话。

    他问:“顾锦,怎么样?有没有线索?”

    顾锦松开了姜父的手,望着姜家人的目光溢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也许还来得及,姜汉义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姜家众人或怀疑,或不解地望着顾锦,对她的话并不信任。

    只有裘强海跟余硕闻言,双眼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望着不动的姜家人,裘强海吼道:“还在等什么,快去救人啊!汉义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小义在那?”姜父不解地凝视着顾锦,带着几分打量。

    顾锦:“你们现在去,姜汉义说不定还能有救,再不去他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无法告诉众人,她为什么知道。

    眼下她能做的,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姜小姑一听这话,登时就怒了:“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被人捏痛的手腕,她不敢再上前,只能怒视顾锦。

    姜家人对于顾锦的“危言耸听”,保持怀疑态度。

    可裘强海跟余硕,却清楚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眼见姜家人还在迟疑,裘强海望着姜老太爷,急得双眼都红了:“老爷子,她就是小九爷!快去救汉义,再不去就真的晚了!”

    他快哭了好么!

    顾锦说再不去,姜汉义就死了,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姜家人不知道谁是小九爷,只有姜老太爷明白。

    他瞪圆了双眼,不可思议地盯着顾锦看。

    老人那双睿智的双眼快速泛红,握着手杖的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盯着大儿子吼道:“快!快去!带人把筒子楼都给我围起来,不许放走任何一个人!把我孙子安然无恙地救出来!”

    老爷子浑身都在发抖,几乎快要站不稳。

    还是裘强海看不对劲,走上前将老爷子搀扶着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姜父面对老爷子的安排,自然是不敢反驳,可还是想要清楚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爸,换来的是姜老太爷的一手杖。

    老爷子抬起手杖,直接招呼在大儿子身上:“快去!我要看到我孙子好好的!快去啊!”

    这番话,老爷子是勉强吼出来。

    吼完,他整个人都站不住,身体往后仰。

    庆幸有裘强海搀扶着,没有让他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老父亲如此激动模样,姜父用力点头,转身朝酒店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大步离去的时候,从兜里掏出手机,联系人把那一片的破旧筒子楼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PS:有月票的宝宝记得投给花花吖~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