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硕握着刚挂断的手机下车,扫向眼前的筒子楼,灵力一丝一缕地从身体中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他在以自身的能力搜寻这片区域,想要通过熟悉的气息寻找到姜汉义所在位置。

    “给我搜!每一层住户都不要遗漏!”

    姜父开口,周围的保镖们快速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余硕的灵力有限,刚将眼前的一栋楼探寻完,身体就消耗了不少灵力。

    他对姜父开口:“伯父,这层楼不要搜了,汉义不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姜父开口。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余硕声音坚定,面容严肃。

    话落,他转身去搜寻下一栋楼。

    姜父立即将去眼前一栋楼的保镖召唤回来,让他们去搜其他楼层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余硕有怎样的能力,今天发生的事情,尤其是自家老爷子的态度,让他保持应有的理智。

    老爷子非常信服之前抓着他手的少女,还有对余硕诡异的态度,都让他知道事态不简单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姜父清楚父亲绝不会,拿最疼爱的小孙子开玩笑。

    再担心,他也想要用最短的时间寻找到小儿子。

    心底莫名的相信,余硕说的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姜家保镖四处分散,去寻找小少爷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静,惊动了其中某一栋,闪烁着暗光房间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走进来,一定会被屋内的血腥气息冲鼻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腥味儿,让人忍不住呕吐。

    房间内有三个男人,他们身穿黑衣,正是之前带走姜汉义的人。

    里面来拳打脚踢的声音,是种沉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个高大男人站在屋内角落里,不停地踢打着脚下浑身是血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脚,都换来那人微弱地声音。

    这人,正是被带来的姜汉义。

    从被带来后,他就一直在遭遇非人的折磨,甚至毫无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被堵住嘴巴的姜汉义,在两人的殴打下,双手抱着头,身体痛苦得如同虾子一般蜷缩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嘴里流出鲜血,渗透口中的布,发出濒临死亡地微弱声。

    身下,已经形成了一片血泊。

    “他们找来了!”

    窗前放哨的人,看到楼下姜家人出现,快速回头,对还在下手的同伴压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屋内动手的两个男人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他们快速来到窗前,望着楼下众多的保镖,眼底皆是闪过一抹毒辣与阴狠。

    “我们撤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开口,身边的两个人快速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猫着腰离开窗台,在离开路过角落的血人时,纷纷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处理干净?”

    最先开口说撤的人开口。

    在他左边的男人扫向屋内,看到不远处的大石头,走过去将其搬起,一步一步朝角落中的奄奄一息的少年走去。

    大石头落下的那一刻,砸到少年的胸口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微弱呼吸的姜汉义,身体都彻底放松下来,再也无法保持虾子般的蜷缩姿势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在三人眼中,皆是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人已经解决了,他们任务完成,只等回去拿另一半尾款。

    他们快速离开房间,从楼后面顺着墙外爬下楼,三道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