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下,余硕终于从一栋楼内,寻找到姜汉义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眼中流露出激动的光芒,伸手指着眼前的一栋楼,对不远处的姜父喊道:“找到了!在这里!”

    少年激动声音,惊动了姜家所有人,还有楼下所剩不多的保镖。

    不等姜家人跟上,余硕直接冲进了破旧,看着十分危险的筒子楼内。

    姜父二话不说,带着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余清李所派来的人,带着最精锐的武器,将陈旧岌岌可危的筒子楼全面包围,只要有他们在,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硕上楼后,顺着熟悉的气息,很快找到了姜汉义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闻着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,眼中的激动与喜悦快速消退,面容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房间角落的血人,他停下了脚步,这应该是他的好兄弟吗?

    暗沉的光芒,将血泊中的人照得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那或者不足以用人来形容,跟残破的布娃娃一般。

    余硕没有察觉到,他脸上布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听着楼下传来的脚步声,他克制身体不自觉地颤抖,朝浑身是血的人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走近,余硕看到躺在地上的人,即使衣服被鲜红的颜色染透,他还是认出,这正是今晚姜汉义所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他喉间发出悲痛低吼声。

    眼前的姜汉义,根本没有了人形,他的两只腿不自然弯曲,胳膊被一块大石头压着,头部死气沉沉地歪着,双目紧闭的模样,像是毫无灵魂的血肉。

    余硕站在几乎没了呼吸的姜汉义身边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他脑袋一瞬间防空,心底的悲痛,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姜家人的也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在屋内暗沉的灯光下,姜母看到了小儿子模样,她发出了凄惨悲痛地尖叫声,随即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姜家其他人,也纷纷被眼前的一幕刺痛双眼,穿透了心脏。

    姜父迈着沉重的脚步,一步一步朝小儿子走去,微红的双眼落下烫人的泪水。

    就在他路过余硕的时候,少年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余硕想起在车上,顾锦通过电话对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他先姜父一步,走到生死不知的姜汉义跟前。

    将压着他胳膊的大石头搬走,手中的灵力快速蔓延而出,它们将地上的生死不知的姜汉义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姜父此时眼中只有小儿子,就算是余硕先他一步靠近儿子,他还在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直到他跪在血泊中,伸手想要碰碰小儿子,想要将他嘴里的血布拿下来,却被一到无形的力量打退。

    姜家其他人,皆被这一变故拉回悲痛。

    他们快速走上前,将悲痛欲绝的姜父扶起来。

    余硕一边施展灵力,将血泊中的人完完整整的包围,一边回头,对着众人道:“都让开!”

    之前搜寻好友的气息,余硕消耗不少灵力,现在身体所剩灵力只有全盛时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,他耽误不得!

    姜家人没有让开,他们搀扶着姜父,双眼直直地盯着地上生死不知,凄惨无比的姜汉义身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