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番话顾锦说得也不算是委婉。

    姜老太爷听明白了,他声音坚定道:“姜家在万海市来说,可以说有任何人都比不过的财富,就请小九爷收小义为徒,只要能让我小孙子恢复原样,小九爷你尽管开个价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这番话说的大气,就等着顾锦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顾锦低笑摇摇头,她搂着安明霁,将他推到众人身前,声音温柔道:“都说了,是我这弟弟心地善良,想要救姜汉义,我可没想着要你们姜家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温柔,轻飘飘地就拒绝了姜家财富,这可不是谁人都有的气量。

    余清李跟裘强海对视一眼,眼底闪过些许动容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就给顾锦科普过,姜家在万海市的影响力,以及姜家的财富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她没有丝毫心动。

    这一次,众人的视线,不禁再次放在安明霁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因顾锦一而再再而三将这个少年推到众人眼前,其重视态度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对比之前,他们打量安明霁的目光认真不少,带着几分慎重之色。

    被他们盯着看的安明霁,内心也很活跃。

    突然被阿锦姐姐发了好人卡,说心地善良,他感觉有点心累。

    心地善良?在他这里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奶奶走后,大伯将他赶出家门,他在青山村饱受欺辱的经历,让他仅有的善良,早就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他不懂,阿锦姐姐为什么要对众人这么说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,必是有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不错,顾锦的确有她想法。

    见众人盯着安明霁看,顾锦眯起双眼笑了:“他叫安明霁,你们要记住啊。”

    姜老太爷在保镖地搀扶下,站在安明霁的面前,微微弯下腰。

    “安公子,老朽代小义谢谢你,救命之恩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安明霁抿紧唇角,回头看向身后的顾锦。

    顾锦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他回以一笑。

    姜父也走到安明霁的跟前,对他微微弯身:“安公子,我替小义谢谢你,日后只要用得到我姜家的,我们必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最为姜家的掌权者,他还是有资本说出这话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小义。”

    姜二叔也对安明霁弯腰,态度诚恳。

    面对姜家人,顾锦声音柔和道:“你们要记住,日后姜汉义能完好无损,活蹦乱跳,都是小安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姜家不会忘记,安公子就是小义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姜父声音坚定落地有声,他清楚顾锦的意思。

    目的达到,顾锦将安明霁拉到身后,她面对姜父,说:“姜汉义的情况耽误不得,你是他的父亲,就要由你替他敬茶行拜师礼,礼成后我就能救他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,就能救人了,众人都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不是不救,而是真的需要走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姜父冲裘强海看去,后者立马让身边的李青峰去沏杯茶水来。

    顾锦闻言,出声阻止:“不用,走个过程就行,就用白水代替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一杯白水,被送到姜父的手中。

    望着地毯上的满身鲜血的小儿子,姜父对站在眼前的少女,毫不犹豫地跪在地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