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再次出现,是拎着姜汉站在会客厅内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上都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看向会客厅窗外,外面天蒙蒙亮。

    她好像食言了。

    之前说好,天亮之前,交给姜家一个完好无损的姜汉义。

    眼下,天已经要亮。

    她将人随手扔到地毯上,一边朝门口走去,一边将自身湿透的居家服,用灵力将水分烘干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时候,顾锦身上的衣服已经全干。

    她伸手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门外或坐或站或蹲的姜家人,尽入她眼中。

    而最惹顾锦注意的,是斜对面倚靠在墙壁上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少年浑身有一股懒洋洋的气场,听到房门被打开后,抬头露出一双泛着淡淡红丝的眸子,一看就是整晚都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这可把顾锦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小义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门内打开的瞬间,姜父第一时间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的双眼通红,面容憔悴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顾锦让开身体,声音淡淡道:“他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姜父已经冲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姜二叔,醒来的姜母,姜小姑,还有被姜家搀扶着进去的姜老太爷。

    门外的安明霁,裘强海,余硕三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傅——”

    安明霁跟余硕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顾锦伸手握住了安明霁的手,目光看向余硕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脸色苍白,面容憔悴,看来也在外担忧了好久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了,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余硕用力点点头,走进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裘强海撸了一把头发,声音沙哑地问道:“要不要给你找个房间睡一觉?”

    他脸色也不太好看,这一晚上众人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,问身边牵着的少年,“小安,我们是回家,还是在这里休息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毫不犹豫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,等会儿我们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顾锦抬头婉拒:“海哥不用麻烦了,一会儿找人送我们回家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了点头,拉着手中的少年返回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屋内,姜家人已经将地毯上的姜汉义移动到了沙发上,不知道从哪找来了单子,将他身无一物的身体盖住。

    想到离开空间的时候,对方全身上下最有一条小裤,顾锦心下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姜家人千万别以为,她对姜汉义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姜父坐在沙发上抱着小儿子的头,让其枕在他的腿上,看到顾锦走进来,本就红的双眼更加红了。

    他声音哽咽,真诚而感激道:“多谢小九爷的救命之恩,姜家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这声道谢,顾锦并没有应下。

    她面带笑容,目光宠溺地凝视着身边的少年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看到安明霁的存在。

    姜父紧接着道:“多谢安公子,姜家永远铭记你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这话,顾锦毫不客气地接了:“不用客气,我家小安就是心地善良。”

    她松开握着安明霁的手,朝躺在沙发上昏过去的姜汉义身边。

    在众人地注视下,她拉起姜汉义的手,只见她指尖轻轻一碰对方的指肚,有鲜红的血珠冒出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