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在顾锦看不到的时候,才会稍稍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安明霁垂眸,将眼底的神色遮掩,抬脚朝坐在沙发上的顾锦走去。

    他问:“阿锦,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顾锦发现少年很少喊她姐姐了。

    听着安明霁亲昵的喊出阿锦,她倒是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她都走近的少年招了招手:“我吃完了,你今天跟于乐乐他们去吃了什么?玩得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安明霁坐在她身边的独立单人沙发,回想今天跟于乐乐他们出去玩的经历。

    嘴上无聊道:“就那样,吃饭,去游乐场,吃冰淇淋,然后电玩城。”

    这些节目他都玩腻了,可于乐乐跟艾箐箐他们却对此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今天不止是顾锦跟为两徒弟饯行,还是安明霁跟同学的聚会日子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少年,举手投足间都有着让人惊艳的贵气,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样的气质,配上一张绝世容颜,一双多情的桃花眼,简直是不要让人活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时,少年望过来的眼眸中,有着着令人目眩的笑意,让人恨不得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顾锦眸光微闪,问:“今天怎么没带眼镜?”

    “带了,回家后就摘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伸手暗了暗眉心,为这一双眼睛苦恼不已。

    少年这模样看在顾锦眼中,不禁弯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她早就发现,安明霁长了一双多情风-流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这样的双眼迷倒多少女孩子,让人心醉心神荡漾,甚至忍不住一时冲动,做出什么越界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去年带他去配了平光镜,带上眼镜一是为挡少年的桃花劫,二是为了对方在学校的安逸生活,少一些纷争。

    顾锦按了按额头看,想到久远的记忆,不禁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自家崽儿在学校,那可是迷倒万千的帅小伙一枚。

    还闹出众多女孩子争夺打架的闹剧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一次事件后,顾锦决定带他去配一副平光眼镜。

    戴上眼镜后的安明霁温润如玉,满身斯文气质,如同翩翩贵公子般。

    然而,摘下眼镜那就是妖孽美男,尤其是对上他眼镜后的双眸,有恨不得为他倾尽所有的魅力。

    前后的变差实在是太大。

    顾锦敢打赌别看安明霁还小,只要他放电,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抵挡得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抬头,对上靠在沙发上的顾锦,盯着他愣神的双眸。

    对方的眼底有欣赏与惊艳,这被让他心底非常受用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样专注的视线,可惜每一次都特别短。

    果然,顾锦很快回神,她的目光放到蹲坐在沙发边的多多身上。

    她问:“快要开学了,东西都收拾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收拾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早点洗洗睡吧,我有点累,先回房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起身摸了一把多多的头。

    在对方想要扑的时候,朝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安明霁盯着她离去的背影看,卧室房门关上,他的视线放到多多的头上,目光深沉,似是有很多复杂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低沉地嗓音呼唤,对多多来说就是命令。

    它抬脚扭着屁-股,欢快地走近安明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