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多多蹲坐在沙发边上时,安明霁伸出修长如玉的手,轻轻抚着它的头,动作温柔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而多多,也十分享受他这样的抚摸。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温柔却不是给它的,而是留在多多头上还残留的温度。

    安明霁放松身体,放松地靠在沙发上,那双魅惑的桃花眼缓缓闭上,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多多的头。

    直到它头上残留的那点气息消散,少年这才缓缓睁开双眼,收回手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被摸得很舒服的多多,突然被舍弃,不解地盯着安明霁看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确认对方离它而去,多多冲少年的背影,委屈地嗷呜叫着。

    回应多多的,是少年紧闭的卧室房门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顾锦,很快接到了余硕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到家没?”

    余硕的大嗓门,以及他周边的嘈杂音乐声,通过声筒传进顾锦耳中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拿远一些,“到了到了,你们继续玩,我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师傅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余硕今天很开心。

    不止是今天跟朋友聚会的日子。

    更因为在昨晚,他突破了炼气三层。

    这是个值得祝贺开心事,虽然除了家人跟师傅,姜汉义能分享,其他人无法体会,可他还是开心的要死。

    要知道姜汉义如此惊奇的修炼骨骼,也是今年年初突破炼气三层,而他半年多就追上了,如何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余大公子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余硕刚挂了电话,包厢里一同学走到身边来敬酒。

    他也不矫情,端起面前桌上的酒杯,直接送到口中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厢内,大多都是他的同班同学。

    余硕很开心,可以说是有人敬酒都来者不拒,尤其这还是自家地盘,他也放心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姜汉义在酒店出事,小舅舅这的管理非常严格,所有进入的人都要经过严格把关。

    可余硕放心的太早,他今晚注定要吃亏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到,在他端起桌上的酒杯送到嘴边时,角落中一穿着得体的女孩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他把杯中的酒喝没了,这才将提着的那口气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她紧握地双手也在渐渐放松,本来担忧的双眼,盯着坐下的余硕,眸中闪烁着惊人的亮光,甚至有些神经质。

    “玉晴,来喝一杯!”

    身边有个女孩碰了碰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林玉晴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将眼中的疯狂与极致的占有收敛,端起桌上的酒杯,跟身边的女孩碰了碰。

    余硕是在喝了不知道第多少杯酒的时候,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。

    他感觉头有些晕,而且还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想要去卫生间,想要自食其力方便的冲动,让他有几分羞耻,只因场合不对。

    他拒绝了上前敬酒的人,起身朝包厢内的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太尴尬了,在这么多人面前,竟然因喝酒而有了不该有的变化。

    就算余硕脸皮再厚,也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。

    包厢的厕所,还偏偏有人在。

    他转身拉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的洗手间,余硕进去了好半天,都无法解决苦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