裘强海目光复杂地望着眼前的女孩,又问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白春花轻轻摇头,今天她得到的够多了,从小到大她所拥有的东西就很少。

    可遇到阳光帅气,洒脱随性的余硕后,她像是拥有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第一次遇到他,黑白世界从此有了颜色。

    第二次的心动,不知不觉一颗心遗落。

    她看了余硕三年,过了今晚他们就分道扬镳,或许此生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看余硕神情不对劲离开包厢时,她鬼迷心窍地就跟上来,今晚多看对方一眼,都有可能是最后一眼,她格外珍惜。

    可是之后的发展……面对余硕,她说不出拒绝,也因为私心,她没有任何反抗。

    她是个自私的坏人,她知道!

    白春花双手紧紧捏着半旧的裙子,低不可闻道:“我想要回家,能不能让我回家?”

    就这样吧,让她自私这一回,带着这一晚的美好回忆,从此消失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她不安的模样,被裘强海看在眼中,眼底光芒变得没那么冷:“我派人先送你回去,有什么事等小硕醒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”

    白春花身体抖了一下,似是站不稳。

    裘强海抽了抽唇角,心道臭小子倒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他拒绝白春花的提议,态度强势:“李青峰你送这位姑娘下去,安排酒店的车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余硕是在头痛欲裂中醒来。

    昨晚的记忆全部涌入脑海中,一张哭得悲痛欲绝的模糊容颜,同时在他脑海中闪现。

    从床上坐起身,扫向房间的各种凌乱场面,余硕心中的郁气还不曾散去。

    他何曾被人如此算计过,这让他心底有着无法宣泄的愤怒。

    心中依然认定,是昨晚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算计他。

    他扯过一旁皱巴巴的衣服,胡乱穿在身上,心道可千万别跑了,他要跟对方好好算算账!

    打开房间门,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小舅舅映入眼中。

    余硕面色不善地走出来,直言问道:“那个女孩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裘强海一早就听到屋内的动静。

    眼见余硕走出来,问那个女孩,他第一反应是暗算他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眼尾扫向外甥没穿上衣的肩上血痕,一眼就是指甲挠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余硕问的是白春花,声音淡淡道:“走了,昨晚你睡着的时候,人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你就这么放她走?!”余硕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他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,裘强海知道他误会了,解释道:“那姑娘不是算计你的人,她要么是暗恋你趁机截胡,要么是被你误伤,真正算计你的人是林玉晴,是你同学,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余硕不由骂了句脏话:“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!”

    得知昨晚跟他一起的女孩,不是算计他的人,余硕心底并没有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听到真正算计他的人,是林玉晴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只想neng死她!

    这个疯子!

    这几年来,他总是被林玉晴骚扰,就在他终于远离这个疯子的时候,临了给他来这一出。

    余硕脸上的种种愤怒,委屈神情,都被裘强海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余家的天之骄子,竟然被人算计了,他也愤怒,可更多的是心疼余硕。

    他问:“你父亲不在万海,这件事你想要怎么做?说一声,我来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余硕走过去,坐在沙发对面,捞起桌上的烟,用火机点燃了一支,送到嘴边狠狠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除了喝酒抽烟,没有什么不良爱好,也向来是洁身自爱。

    可昨晚,他破戒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知道,那个女孩是无辜的,对方并没有给他下乱七八糟的药。

    余硕感觉很苦恼。

    他不愿去多想,那张哭得委屈悲伤欲绝的脸。

    昨晚他放纵的暴怒,对方的哭泣隐忍与求饶,让他心有愧疚。

    PS:有疑问去听我在[大神说]有关白春花人物的回复~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