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费了一天的时间,还是没有找到人。

    余硕不明白,白春花为什么会给,送她的人一个假地址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昨晚脸都记不清的女孩,余硕感到疑惑,心底有莫名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女孩的记忆很少,对方的确是他的同学,但是一个特别没有存在感的人。

    白天在学校档案资料上顺走的照片,是个带着厚重眼镜框,长相普普通通的女孩,没有任何突出点,唯一吸引人的是她身上的呆萌。

    余硕还知道,对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优点,他的手感,记住了对方的美好。

    皮肤很好,好得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离开,赶赴京城。

    寻找白春花的事,最终交给了裘强海。

    在余硕跟姜汉义去京城的那一天,顾锦给了两人一人一枚固本培元丹,各自一枚养魂丹。

    前者可修复简单的外伤,以及伤痛,有着强身健体的效果。

    后者若是他们在京城,招惹上了什么同行起了冲突,受了严重的伤,神魂不保的时候,服下此丹既可保下一命,让自身修为不会被废。

    顾锦的修为即将突破筑基,炼制丹药越来越顺手。

    可养魂丹,还是她拼尽全力去炼制的。

    此丹药是上品金丹,她最初失败了一次,第二次才成功。

    但也只炼制成功三枚。

    余硕跟姜汉义各自抱着两枚丹药,对顾锦行了跪拜礼。

    这一次分开,短时间不能再见面,两人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泪眼朦胧地盯着顾锦看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是放养,终究有了两年的师徒情分。

    顾锦却没有丝毫舍不得,送走两个徒弟,她转身就回家逗自家崽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间,顾锦升高三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几乎每天都掰着手指过。

    前世的这个月,京城甄家来人带她去了京城。

    眼下,甄家也快来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知道还会不会是甄家,那个高傲尖酸刻薄的管家。

    若是前世她聪明一些,就该知道,亲生父母都不来接她,只派一个管家,她又能有多重要呢。

    她从始至终,都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前世凭借着甄管家画得大圆饼,她就能眼巴巴跟着走,围着甄家转,为他们甄家卖命一辈子。

    不是她有多蠢,而是渴望母亲,渴望亲情,奈何那些东西与她终究是无缘。

    即使在后来,她认清了,奈何已经深陷泥潭,再也爬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甄家来人,她不会再回到对她如同地狱一样的甄家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甄家会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需要一个跟刘家联姻的女孩。

    甄家最小的宝贝女儿,他们肯定是舍不得嫁到刘家被糟蹋,而她注定远离那些肮脏龌龊。

    这一次,谁也别想要利用她!

    “阿锦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肩膀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,顾锦神志回归,扭头看向身后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安明霁凝视她的目光中,泛着几分担忧:“喊你了好几声都不应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想到从前的往事。”

    上一世那些让她心痛,悔恨不已的往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