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安明霁回头,看到身穿居家服的顾锦。

    接收到他的视线,顾锦笑道:“我先洗,你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少年应了一声,迈过脚边的多多,快步往卧室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顾锦没有看到少年眼底翻涌着不正常光芒,以及逃避地闪躲行为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安明霁快速将房门关上,背靠在门上急促呼吸。

    就在半个月前,于乐乐拉着他去对方家里玩,说是带他看好东西。

    那天,顾锦刚好不在家,他就答应了对方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从电视屏幕上闪现出来的男女,就跟玄天诀左后一页的图一样,都没有穿衣服。

    并且紧紧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,他从玄天诀没有看到的细节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清楚的画面,安明霁登时头顶冒烟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竟然是这样的!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一刻,他才明白,所谓双,修究竟是怎么做。

    虽然偷看了不好的事物,可安明霁也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之后不再答应跟于乐乐看那些东西,平日也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直到刚才,看到顾锦穿着居家服,露出的一小片肩膀时,那天在于乐乐家看到的画面,再次回归到脑海中。

    那些画面很清晰,清晰道让他不自觉地……

    无措的感觉,再次回归。

    他早就开始梦,遗了,知道该怎么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前提是对顾锦,他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的阿锦姐姐那么好,他舍不得沾染,哪怕是脑海中有一丝一毫的幻想玷污。

    少年人的情感,总是那么复杂。

    安明霁哪里知道,现在一味地隐忍与压抑,日后终将会引来祸端。

    他还不懂这朦胧的情感,所代表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他重视一个人,对其有着独占的谷欠望时,这就是感情的最初。

    最终,安明霁用了他的五少爷,将眼前的烦恼解决。

    压抑与隐忍得到解脱后,他脑海中的乱七八糟散去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安,我洗完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顾锦的声音,安明霁快速擦了擦他的手,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“知道了,这就来!”

    他随便从衣柜中找到换洗的衣服,走到门前。

    听到客厅的脚步声消失后,这才打开房门,以最快地速度冲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对于安明霁的苦恼,顾锦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她躺在床上准备修炼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京城。

    隐市中,发生一件事关顾锦的事。

    京城隐市,最早的时候要往百年前详说。

    百年前,隐市是修士的聚集地,后来隐主失踪,修士们如同散沙一般流散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京城隐市,已经成了三教九流之地,里面也有小有成就的人,也就是无门无派的散修。

    隐市经常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,更多的是藏着一些无处躲藏的犯人。

    只要进了隐市的人,没有人敢去追捕。

    就算是军,方的人,也是束手无策的。

    关于隐市有这样的传闻,谁若是打扰隐市的安静,必会遭到报应。

    它,一直在等待新任隐主归来。

    今天在隐市,有个人说出了一年多前,在万海市的绑架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