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盯着眼前被绑的二虎,问:“当年在万海市,你确定绑架的那个人只剩一口气,不出三天就活蹦乱跳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二虎分辨出,眼前的少年不是仇家,这让他担忧的心渐渐放下。

    “把事情从头到尾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对不远处把守的人招了招手,后者搬来一张凳子。

    他坐在凳子上,听二虎将当年的事再次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得到自己想要的,他帅气的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很好,我会派人去查,若是你有半句假话,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。”

    少年用最平静的声音,说出让人胆战心惊的话。

    二虎连忙道:“我没有骗你,说的句句属实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会派人去查,接下来,就麻烦你在这多待些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露出歉意的神色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把知道的都说完了,还不放人,二虎急了:“你放过我,该说的我都说了,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似是听不到身后的声音,走出地下室,吩咐看守的人把里面的人看住了。

    少年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,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对方身穿西服,满身严谨的气息,一眼就能看得出与这隐市格格不入的气场。

    男人恭敬地问:“六少,家主问您这边的情况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该问的都问完了,先回家,见了大伯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身后的人闻言似是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“蒋秘,你似乎比我还开心?”万俟一海回头看了他一眼,眼中流露出少年该有的活跃。

    蒋秘书闻言,笑弯了双眼,眼角的皱纹都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家主会更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地下室,离开隐市,坐上豪车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隐市中的酒吧,在京城几乎无人不知,它常年被万俟家族人占据。

    万俟家族的势力在京城西城,距离隐市最近,为了防止无法把控的事,万俟家族把手伸进了隐市中。

    他们只管开门做生意,倒不曾扰乱那里的安静。

    而今天,作为万俟家族二房最小的万俟一海,听到了二虎口中的新鲜事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家中这几年寻找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他们万俟家族这几年一直在寻找炼丹师,老祖宗等救命呢。

    西城,万俟老宅。

    万俟家主听完万俟一海的话,眼底的光芒渐深。

    “万海市如今是谁在管理?”

    “余家,余清李。”

    蒋秘书尽职地回答:“余家跟姜家是世交,两家关系一直不错,余家的长子余硕,跟当年被绑架的姜家的小少爷,现如今就读京城晟世学府。”

    万俟家族闻言,眼底闪过片刻光芒:“先派人去探一探这两人的深浅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去了,最迟天亮就会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万俟一海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有些疲惫道:“大伯,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休息了,累了一晚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万俟家主拒绝了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苦着一张来呢求饶道:“大伯,有事您找敬仪堂哥,我还是个学生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