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等多久,又通过声筒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但并非一人的。

    顾锦听到电话被人拿起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锦丫头,我是爷爷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顾锦乖巧喊人。

    老爷子问:“听说玉春派人找你,要接你走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没有同意,不过看对方似乎并不死心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那边闻言陷入安静中,半晌道:“锦丫头这么多年来,他们也没有问过你,先看看再说,别太心软,这事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这话,前世老爷子也说过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现在这么直接,只是隐晦地提过。

    可那时顾锦不信,她被甄管家忽悠的晕头转向,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再次听到老爷子的话,顾锦眼底光芒温柔,她轻声道:“知道了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嗯,凡事不要看表面,这事我会跟你爸说的,他今个还打电话来,说是想你了,不过因为有紧急任务,你那时候又在上课,他就没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锦的心变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顾德浩这么多年一直在部队,他的任务都是很危险,签了保密协议的,打从进去后就写了遗书。

    “爸爸什么时候退下来?”

    她记得没几年了,这就这两年,顾德浩就要带着妻儿回归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:“说是将手里的这群手下调-教出来,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二儿子了,说不想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声音中,夹杂着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顾锦跟老爷子说了会儿话,又听了对方几句嘱咐,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手机随手放到床上,她起身走到窗前,掀开窗帘扫向楼下。

    楼下的甄管家已经不见了,那辆汽车不知道去了哪。

    对方离去,并不代表放弃。

    她知道甄管家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再也不会被糊了眼睛,必不会去京城。

    甄家的任何手段,她都不怕。

    只是再一次面对甄家人,她非常恶心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卧室房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门外传来安明霁的委屈声音:“阿锦姐姐,酒店送来了饭菜,你要不要出来吃一些?”

    每一次听着对方这么委屈地喊出阿锦姐姐,顾锦都感觉受不了。

    少年好听悦耳的嗓音,夹杂着隐忍的委屈,听得她恨不得将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他。

    只为换少年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顾锦放下窗前,回到床边,将拖鞋穿上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,露出站在门外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少年摘下了眼镜,正在目光忧郁的盯着房门,那双多情桃花眼中的委屈与忧郁,还有说不出的担忧,瞬间直击顾锦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走出房间,拉着少年的手,温柔道:“这是怎么了,谁惹我家崽儿不开心了,是不是多多?”

    她佯装生气的神情,怒视蹲坐在少年脚边的多多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女主子叫它,多多欢快地站起来,围着两人转了个圈。

    这傻傻的模样,当真是萌蠢蠢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看都不看这蠢货一眼,他盯着顾锦说:“不关多多的事,就是觉得你有事没告诉我,很担心你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