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件事顾锦非常确定,万俟一海隐瞒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仅凭余硕,姜汉义,以及余姜两家跟她走得近,就确定她是高人,是炼丹师?

    她又不是无知的的少女,怎么可能轻易信人。

    并且小九爷的名讳,余家跟姜家不可能告诉他,那么万俟一海是如何得知?

    顾锦确信,这两年来,她跟余姜两家走得近,的确惹人注目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她的名讳,两家人不可能告诉外人。

    这一点,她还是能保证的。

    顾锦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安明霁,柔声道:“小安,给几位贵客泡茶,总不能怠慢了客人。”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少年,眸中光芒闪了闪。

    他们家有茶叶,却没有茶具,来客都是倒白开水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突然心领意会,他乖巧道:“阿锦,我们家没茶叶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顾锦漂亮的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她对万俟一海等人露出无奈的神色:“真是不好意思,家里没了茶,倒是我招待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万俟一海面容错愕,谦逊的容颜随即变得苦涩。

    这直白送客的架势,他如何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我们是带着诚意而来,只要您能炼制我们万俟家需要的丹药,条件您随便开。”

    顾锦脸上的笑容不变,又问身边的安明霁:“确定家里的茶叶没了?”

    “真没了!”少年非常认真地摇头。

    怕万俟一海不信,他还用那双清澈的双眸,诚恳认真地盯着对方,表示他真的没说谎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,家没了茶,恕我们招待不周。”

    顾锦起身,缓缓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她把房门打开,笑眯眯地看向万俟一海,与站在他身后的等人。

    这样直白的送客,万俟一海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抿紧了唇角,带着人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将人送出家门后,顾锦笑对门外的人说:“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急促出声:“小九爷,您如何才能出手,生死攸关的大事,只要您出手万俟家族能付出任何代价!”

    顾锦扶着门,脸上挂着笑容,眼底光芒却平静无波:“不可否认你们万俟家很会办事,看你年纪小小做事如此周到,还被派来找我,想来在家族的地位不可小觑,可我没有看到你们的诚意,求人办事最基本的是诚实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房门被她毫不留情的关上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万俟一海,满脸的错愕与震惊。

    很快,他脸色转为惊喜。

    从兜里掏出手机,一边打电话,一边带着人下楼。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顾锦转身,就看到安明霁跟多多从阳台走来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多多跟在少年脚边,一直在围着他打转,想要安明霁陪它一起玩。

    少年走到沙发前坐下,双手将多多乱动的脑袋扶住,用力的蹂-躏它。

    他手上一边动着,一边抬头不高兴道:“这都是从哪来得乱七八糟的人,他看着就不像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盯着多多的眼神,让他不喜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不用去管他们,总归对我们没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顾锦走到安明霁身边坐下,跟他一起摸了摸多多的雪白毛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