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顾锦眼中,万俟一海的确不需要重视。

    甄管家的到来,以及现在“轻易”被万俟家找到,让她有了些许危机感,也许是时候突破筑基了。

    筑基丹她早已炼制出来,只准备等到合适的时机,突破筑基的时候服用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危机感来临,她想要变强的谷欠望越强。

    说起炼丹,顾锦总觉得自己是没什么天分的。

    直到上一次炼制养魂丹,送给余硕跟姜汉义保命的两颗金丹,她才知道大多时炼丹成功,都跟空间中的灵气充裕,还有空间内的极品炼丹炉有关。

    即使她的修为低,还有空间助她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安明霁侧头,见顾锦陷入了沉思中,他收回放在多多头上的手,起身去出厨房煮牛奶准备早饭。

    或者说是……午饭。

    从起来到现在一直被人打扰,两人还没吃饭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楼后的万俟一海,将电话打到了大伯那里。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万俟家主接到侄子的电话,“一海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大伯,小九爷知道我们有事瞒着她,她拒绝帮我们炼丹,说是求人办事要诚实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语气有难掩的激动。

    尽管顾锦拒绝了,可他这一次没有白来,找了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了炼丹师。

    万俟扬宏听他这语气,感觉有些头痛:“你是不是哪里露了马脚?”

    “没啊,我来万海后先是通过隐晦的方式,让余姜两家知道我们万俟家来找人了,之后把当年参与绑架姜小少爷的漏网之鱼送上门,通过两家让小九爷知道我们找来,登门拜访说出想要求一颗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仔细想想,有没有哪里说错话?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站在楼下,抬头望着三楼的方向,那里正是顾锦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她就是很确定我有事瞒着她。”

    半晌,从电话里传来万俟扬宏平静却苦涩的声音:“按照老祖宗的意思,可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她,若是小九爷再不肯出手,那就是我们万俟家的气数走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脸上的表情变得肃穆。

    想到这几年家族有出息的子弟,都接二连三出事,如今老祖宗也快不行了,他心底越发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收回放在三楼的视线,万俟一海保证道:“大伯,若是请不到小九爷跟我回去,我绝不离开!”

    “尽力就好,如今的万俟家得罪不起人,万不可鲁莽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大伯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万俟一海垂眸,眼底有着不符合他这年纪的深沉,是作为万俟家族一份子的沉重责任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念着顾锦的名讳,突然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他抬头问身后的几名修士:“昨晚开始,我们走访的几家,可有人提到小九爷的名讳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脸色变得一言难尽,他似乎找到了哪里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在姜家呢?可有人提过小九爷?”

    “也不曾,姜家称她为顾小姐。”

    得到身边人的肯定,万俟一海默默捂脸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,哪里出问题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