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僻的乡村中,村民们都没有文化。

    无知的人能做出很多事。

    顾敏敏所嫁的屠夫,竟然用她赚钱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,根本不指望顾敏敏给他生孩子。

    再漂亮的女人,也总有腻的时候,没过几年,屠夫开始用顾敏敏维持家计。

    他不止让其他人沾染她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也经常去各个村庄的寡妇那,找自个的乐子。

    顾敏敏死于自杀,她在梦境中死去时绝望的眼神,至今都让顾锦的一颗心揪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有多绝望,多无助,才会走上自杀这一步。

    前世她固然认清了地位,认清了可有可无的身份,在甄家跟刘家进退两难,夹缝中求生,也没有走到自杀的那一步。

    想到顾敏敏在梦境中遭遇的一切,顾锦打开床头灯,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半夜十二点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梦境中的画面是否真实,若是假的,那就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,她也不知道具体时间,只知道是她跟甄管家走后没几天。

    现如今距离甄管家离去,已经两三天了。

    顾锦需要找人求证。

    半夜打给家里不合适,顾锦翻出堂哥顾家杰的电话,直接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电话很久才被人接起。

    从声筒传来的,是堂哥迷茫困倦声音。

    顾锦问:“杰哥,这两天你有打电话给家里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家杰那边,传来悉悉嗖嗖地声音,似是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锦心下有些不安,总预感要出事。

    她轻轻皱眉,对着手机说:“我梦到敏敏出事了,总感觉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敏敏怎么了?!”

    一句顾敏敏出事,顾家杰瞬间清醒,说话的声音都高了八个度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好,预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顾锦已经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?”电话里传来顾家杰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,我这就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锦挂了电话,将身上的居家服换下来,穿上了一身休闲运动衣。

    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回村一趟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就是有一种感觉,家里绝对出事了。

    顾家杰就住在同一个小区,自从百味居开业后收益不少,他买的房子都跟顾锦同一个小区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沙发上等待着。

    不过十分钟,她就听到家门被急速敲响。

    起身去开门,站在门外的正是一脸焦急的顾家杰。

    “你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对方上来就开口直接问。

    顾锦直视他的双眼,说:“不好的事。”

    不好的事,说不出口的细情,顾家杰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往家里拨电话,嘴上道:“我来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,无法拨通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敏敏一直在县里上学,她那么乖,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?”

    终究还是不愿将事情想到最坏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他也知道顾锦能耐非凡,不止跟万海的州长走得近,就连首富姜家见了她都要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更清楚她说出的话,必然是十之八九的可能。

    家里的电话还是打不通,顾家杰急的头都冒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