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轻轻拍了拍他的手,安抚道:“我们现在回去,别着急,说不定没事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她自己都无法安慰到。

    “对,回去,我们回去看看!”

    顾家杰把手机塞进兜里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顾锦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,望着身后倚在卧室门口的睡眼朦胧的少年,说:“等会儿,我跟小安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朝安明霁走去,对方是在房门声敲响后没多久走出卧室的。

    “小安,我跟杰哥回青山村一趟,你在家里乖乖睡觉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问:“不能带我去吗?”

    想到梦境的场景,顾锦拒绝了:“这次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要乖。”

    顾锦踮起双脚,伸手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随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跟顾家杰下楼,边走边商量:“现在这个点了,不好找车,我们包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!”

    只要能回去,顾家杰怎样都行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下楼后,碰到站在楼下商务车前抽烟的万俟一海,以及他身边站立的几个有修为的修士。

    对方看到顾锦下来,神情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,一脸焦急神色的顾家杰,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家杰不认识他,并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顾锦盯着万俟一海身后的车,问:“你这辆车外借吗?我想用用。”

    “借!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立马出声。

    他把手中的烟扔到地上掐灭,亲自把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顾锦没有动:“我来开,不麻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一脸殷切地笑道:“不麻烦不麻烦,我们也是睡不着,不然也不能半夜在外面散步不是。”

    大半夜散步,散到人家楼下抽烟,这话也就万俟一海说着毫不脸红。

    最终,顾锦还是跟顾家杰上了商务车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跟着上去,他也不多话,直接问去哪,不认识地就让顾锦指路。

    商务车缓缓驶出小区,朝顾锦所指的路线行走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身后,还有一辆商务车紧紧跟着,这辆车里的人是万俟家族的修士们,随身保护万俟一海的安全。

    司机一路上快速飙车,用了一个多小时,就开到了青山村。

    若不是后来的道路难走,说不定一个小时内就能到达。

    回到熟悉的山村,顾锦跟顾家杰一眼就看到家里的灯亮着。

    眼下快两点了,家里这个点应该关灯睡觉,此时却灯光大亮。

    两人都感觉不太好。

    商务车停在家门口,顾锦跟顾家杰快速下车,直奔家门而去。

    去年家里就盖了新房子,找了村口的一片地基,这处非常清净,除了十米外的一户人家,再无其他住户,远离了村中心的热闹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近家门,不等他们敲门,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压抑哭泣声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这么命苦啊,这是造了什么孽,我的敏敏我可怜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我不嫁人,不嫁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嫁给老子你还想要嫁给谁!劝你们乖乖同意了这门婚事,否者明个我就让青山村的人都知道,你们家姑娘是个破鞋!”

    粗鲁叫嚣地男声随之响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