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俟一海对她的有所求,从对方跟她回家这一刻,算是成功了一半。

    缘分就是这么巧,就是这么微妙。

    顾锦对万俟一海点了点头,后者立即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他立马让身后的修士,把砖堆里的屠夫拉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屠夫已经浑身是血,鼻青脸肿,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地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语气淡淡:“把人扔到车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六少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走到顾家杰身边,伸手搂着他的肩膀,跟他称兄道弟十分亲昵态度。

    还一副过来人的态度:“兄弟,我跟你说,在这世上要是杀人最简单不过,可这太便宜他们了。

    想要惩罚一个人就要让他生不如死,让他将这世间一切痛苦都来个遍,身心的折磨,才是惩罚一个人的最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顾家杰似懂非懂,直言相问:“你要把他带去哪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他该待的地,知道号里的汉子们最看重什么吗?”

    在顾家杰迷茫的眼神,万俟一海伸手摸了摸他的屁-股:“这里,那孙子进去先享受一番肉,体的折磨是跑不掉的,你只管放心,他接下来余生都将生活在地狱里。”

    被摸了一下屁-股的顾家杰,快速甩开万俟一海搂着他肩的胳膊,脚步退后一米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也不在意,他满脸笑容一副求夸奖地模样望向顾锦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他如何占堂哥便宜经过的顾锦,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眼不见心不烦地转身,朝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屋内,顾敏敏坐在床上,还在低声哭泣。

    顾锦双手抱胸,站在门口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对方脸上有明显的巴掌印,脖子跟胳膊上的青紫痕迹,怎么看都非常刺目。

    顾敏敏抬头,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面容,就这么映入顾锦眼中。

    她委屈的神情看在顾锦眼中,颇为动容。

    想到大伯跟大伯母停滞不前的落后思想,顾锦心底有了个想法。

    她抬脚朝顾敏敏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对方面前,轻轻抚着她的头发,问:“敏敏,你想不想走出青山村,走出县城,去万海去上学?”

    哭声有片刻停顿,顾敏敏抬头,声音很低:“我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想就可以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见识多了再回头看,如今所发生的事就不会那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顾敏敏目光懵懂,似是有些不懂。

    她的确难过,但是又感觉顾锦言语中,透着非常沉重的东西,这让她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可以去万海市,她心中又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顾敏敏用力点了点头:“我想!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安抚了小姑娘几句,转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她来到客厅,顾老爷子默默地抽着烟,万俟一海坐在桌前,身后站着两个修士。

    大伯跟大伯母,还有堂哥顾家杰不知道哪去了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抬头,看似浑浊实则睿智的眸子,直勾勾地望着顾锦。

    “锦丫头——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顾锦朝老爷子走来,十分乖巧的模样,丝毫也没有之前一脚踹飞屠夫的凶残。

    老爷子盯着顾锦的目光,语气放低:“你坐,听我跟你讲讲以前的事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