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万俟一海见面的这两回,顾锦虽然没有开天眼查探对方的情况,不过对方眉宇间倒是有些灰败之色,不去注意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她跟对方不熟,看出什么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她见过很多人周身泛着死气,看着看着就习惯了,都感觉变得麻木。

    想到万俟一海的修为,顾锦眼皮子跳了跳。

    “余先生说的我都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赴六少的约,先挂了,回头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再见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顾锦冲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这一天天累死她得了!

    现在她祈祷万俟一海平安无事,千万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江酒店。

    这两年酒店发展的非常不错,出入这里的人一如从前,都有权有势有钱人。

    他们来在五湖四海,甚至来自国外。

    今日,酒店内的外国友人好像多了点。

    大多是白种人,不同于华国的黑发黄皮肤。

    九楼,西结合的餐厅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带着手下人上来吃饭,看到周围的外国友人,神色平常地走到空位坐下。

    很快有服务员过来服务。

    点了一些简单的吃食,万俟一海这才观察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周围的外国友人,大多是黄,棕,金发色,大概有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猜测,这些人应该是组团来旅游,或者是公司派来的考察团队。

    就在这群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中,他注意到不远处,与他一样肤色,个子矮小的……种族人?

    瞧他们的嘴型,万俟一海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因为不远处与他肤色相同的两个男人,看嘴型明显说的不是华国语言。

    许是察觉到了万俟一海的注视,那两个男人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抱着良好的修养,万俟一海对他们轻轻颔首,就转移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移开视线,没有看到两个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手下凑近万俟一海的耳边说:“六少,他们是矮国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国度的人,万俟一海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想到矮国人的凶残,以及几十年前,他们不择手段的所作所为,谁能不咬牙切齿,对这个国度的人,抱着心理上的排斥。

    曾经的伤痛,岂是一朝一夕能磨灭的,那将是所有人的痛,子孙后代都要铭记于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脸色很快恢复正常,他神情平静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之前出声的手下,轻轻颔首:“确定,我会一些矮国语。”

    半晌,万俟一海说:“不用理会他们,我们吃完饭上楼。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饭菜很快上来。

    桌上摆放着一些简单又精致的食物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这两天特别喜欢酒店内,一款用葡萄勾兑酸酸甜甜的饮料。

    服务员端上来这款饮料时,万俟一海随手端起杯子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察觉到有人在看他,他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自身修为不算低,他能轻而易举锁定,哪个方向的人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可等他看过去的时候,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扫向不远处,之前还看到的两个矮国人,发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收回视线,心道是不是他一晚没睡太过兴奋激动,都开始产生错觉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