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唇角弯起一抹无奈的笑容,手中的杯子再次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喝了一半饮料后,他把杯子放到桌上,继续吃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锦坐车来到海江酒店,刚走进大厅,就碰到了在训斥服务员的李青峰。

    对方看到顾锦的身影后,快速训斥服务员两句句,急匆匆朝顾锦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您来了,有什么需要我安排的吗?”

    李青峰一直以来,都对顾锦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这两年就连老板都对这位恭敬的很,他不敢不小心翼翼将其当成祖宗伺候。

    顾锦扫了一眼不远处哭哭啼啼的服务员,唇角微勾:“李经理都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之前被他训斥了几句的女服务员,正在伤心地抹泪呢。

    他低叹了一声:“这孩子就是粗心大意,她昨晚接待了两个矮国人,给他们登记办了入住酒店的手续,交了三楼三六八一房间的钥匙。

    今早客人离去后,钥匙缺少了一把,问她昨晚给客人几把钥匙,她说只给了一把钥匙,可除了客人交还的钥匙,备用钥匙根本就找不到。

    现在备用要是找不到,三六八一房间段世家无法开放,若是要是被人拿了去,我们再将房间开放给其他客人入住,很有可能引发其他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青峰提起矮国人时,顾锦脸上的笑容淡了。

    她淡淡扫了一眼,不远处的女服务员,这姑娘哭得很伤心。

    顾锦也就随口一提,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,她轻轻颔首,抬脚朝电梯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李青峰跟上,继续念叨着:“这孩子也犟得很,我说回头将酒店的房锁换了,可她认定在客人交还钥匙的时候,看到柜台内有两把三六八一的两把钥匙。

    说一定不会被客人带走,或者是遗落在其他什么地方,这孩子就是不听解释,说她没有记错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青峰声音里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顾锦轻轻一笑,不予置否。

    然而,她心底留下了小小的疑惑,钥匙,矮国人这两者似乎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了,顾锦走进去。

    李青峰并未跟上去,“顾小姐有什么吩咐,可以直接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烦李经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,望着上楼的数字显示后,李青峰转身回了前台,准备继续掰扯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疼!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抱着头,躺在沙发上,痛苦地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布满了痛苦神色。

    从餐厅下来后没多久,万俟一海就感觉身体有些难受,有头重脚轻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头,疼得他快要裂开般的疼。

    “六少,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

    房间的其他修士见他这模样,个个面色紧张,恨不得替他受罪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!”

    即使疼痛难当,万俟一海还记得他要在酒店等顾锦。

    这是万俟家唯一的机会,他不能就这么放弃!

    周围修士如何不懂他心中所想,在场的众人此番前来,不就是担负着万俟家使命前来。

    可眼前六少的情况,让众人看得心惊胆颤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