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因这一幕,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蹲坐在沙发最近的修士开口:“六少,还是去医院吧,您这……这情况很像当年的大少。”

    他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。

    想当年万俟家族最有前途的大少,当今家主的大儿子万俟敬仪,是京城所有世家子弟仰望的惊才绝艳人物。

    可惜,三年前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,却让这个修炼天才修为被废,成了整天疯疯癫癫的傻子。

    万俟家族找了许多高人,都不知道大少是哪里出问题。

    只知道,当初的敬仪大少在修为被废之时,也是跟眼前的六少一样,抱着脑袋不停地喊痛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何其相似,让他们心底惶恐不安而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虽说疼痛难忍,在听到敬仪堂哥时,双眼中闪过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当年的大堂哥是他最崇拜的人,后来发生的事对他来说也打击不小。

    最崇拜的人,成了别人饭后茶余的笑料。

    大堂哥的陨落,对万俟家族来说更是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也从那时之后,有望继承万俟家的二堂哥,也在一次行动中死的不明不白,甚至连具全尸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大伯总共三个儿子,大儿子疯了傻了,二儿子死无全尸,三儿子前些年名声也坏了,成了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,除了打架就是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——”

    头部又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,万俟一海忍不住泄露了声音。

    想到他那英姿飒爽,修为不低的二姐,他整颗心都揪痛。

    二堂哥出事后,他的亲姐姐也被一场来势汹汹的急病带走。

    “六少,您现在的情况危险,我必须要通知家主。”

    最初开口的修士,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万俟一海伸手要去阻拦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这时,房门声被人敲响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房门,万俟一海盯着房门双眼发亮。

    他忍痛颤着音道:“去,去开门!”

    海江酒店的隔音效果是真不错,顾锦站在门外,根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等了一会儿,也没有人来开门。

    又敲了两下门,她侧头,看到万俟一海所住房间的隔壁,正是之前在楼下,李青峰说的三六八一房间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六少出事了!”

    不等顾锦回头,三六八零房门被人打开,伴随着陌生地焦急声。

    顾锦神色转为肃穆,她抬脚越多对方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只见屋内客厅沙发上,万俟一海脸色苍白,整个人你都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对方躺在沙发上周身的气场都乱了,就像是……即将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少年,顾锦眉头轻皱,她走到沙发前观察对方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周身的气场发生了改变,他的脑袋上一团黑雾,就像是偌大的黑洞,正在绵延不绝的吞噬他的灵力。

    吞噬的速度虽缓慢,长久下去,很快就能让万俟一海成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你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想要努力笑一笑,奈何他脸色因疼痛,笑得很是狰狞扭曲。

    顾锦眉头紧皱,盯着他头上的偌大黑雾,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咬牙忍痛,轻轻摇头,浑身都在发抖哆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