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中午十一点一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顾锦诧异:“记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用力点头:“那个时间再过十五分钟,我们就开饭了,所以记得特别清楚。”

    顾锦轻轻点头,继续查看房间:“他们离开的时候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沉默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:“没有,跟他们来时一样,穿着严谨,就是有点凶的模样,其他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她说地有些断续,顾锦甚至从她语气中,听出几分不确定。

    顾锦收回打量房间的视线,睨了一眼女服务员,问:“你还记得他们长什么模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的脸上呈现呆滞神色。

    她竟然对这个问题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明明昨晚才接待过的人,现如今那两个人的容貌,她却感觉非常模糊,想要描述都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顾锦眉目微皱:“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,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轻轻敲了敲脑袋,脸上神色也很迷惑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什么?”

    半晌,女服务员说:“他们很矮!”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还有印象的记忆。

    矮?这印象,当真不愧是矮国人特色。

    顾锦在房间转了一圈,除了捕捉到矮国人留下的气息痕迹,跟万俟一海头顶的煞气一脉相传,其他再无发现。

    她又问了女服务员几个问题,最终得到的回答并没有太大意义。

    即使她开了天眼,想要借女服务员,查看两个矮国人的痕迹,奈何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看顾锦脸色不对,李青峰走上前,有些担忧地问:“顾小姐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需不需要我通知老板?”

    酒店若是出了事,他可担不起责任。

    顾锦要头:“不用,这间房暂时不要对外开放,过几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矮国人留下的那股气息,让人实在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隐隐透出的煞气,更是对人身体有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离开三六八一房间,李青峰将房门慎重地锁上。

    顾锦回到万俟一海所在的三六八零房间。

    屋内,万俟一海还在陷入昏迷中,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,就如同个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头顶的煞气还存在,缓慢地吞噬着他的灵力。

    有修为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,万俟一海的修为在退步。

    修为竟然还能退步,这对顾锦来说有些稀奇。

    可对于万俟家的修士们来说,他们却不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三年前,敬仪大少修为被废时,不正是跟眼前的六少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眼见顾锦回来,万俟家族的修士面色激动,他们纷纷朝她跪下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求您救救六少,他现在万俟家族唯一能支撑的子弟,若是他再出事,万俟家就真的毁了!”

    “求小九爷救救六少——”

    “求小九爷救救六少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没有躲避他们这一跪。

    她现在也不知道,万俟一海为什么会不停冒出煞气,就算是想救人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起来,救人肯定是要救的,只是他这情况太过复杂,我需要了解情况。”

    她抬脚越过众人,走到沙发前,再次清理万俟一海头上的煞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