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九爷,当年我们家大少,也是跟六少一样,不知何故全身疼痛难耐,修为从退步到被废,最后变得痴痴呆呆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回头问出声的人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修士继续道:“当时,大少疼了好几天,等他修为慢慢被废后,整个人也变得痴痴傻傻,找了很多高修为的人查看,都找不到是哪里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在来之前,顾锦听电话里余清李提起过,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细情。

    她问:“多久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。”

    修士颇为心痛的开口。

    在屋内的几个修士,曾一直跟随大少左右,直到大少被废后再也不曾出过门,他们被派到了六少身边。

    顾锦听罢,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万俟家族有出息的子弟,接二连三的遭遇不测,这铁定是被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只是轮到了万俟一海,他即将突破炼气五层,这对于华国修士可以说是高手。

    他还这么年轻,以后能力无可限量。

    顾锦揉搓了一下指尖,望着躺在沙发上的少年,面上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一旦她参与万俟家族的事,很有可能招来,盯着万俟家族背后人的注意力,或者是已经惹来了那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否则,万俟一海不可能轻易被人算计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中。

    包括对方来找她求助。

    顾锦秀眉轻轻皱起,若是万俟一海回了京城,在京城被人算计,她跟此人无亲无故,也就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眼下,少年是来万海找她的。

    在她答应对方考虑出手时,被人算计了,这是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动手。

    她感觉受到了挑衅,心底莫名的不爽。

    尤其是动手的人,十之八九是矮国人。

    顾锦盯着万俟一海,眼底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她是要救的,万俟家族的事要等对方坦白后,她才能决定出不出手。

    缓缓闭上双眼,等她顾锦再次睁开双眼时,眼底一片金光闪现。

    周围看到的修士,纷纷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的修为都不低,能感受到顾锦身上蔓延而出的强大气场,以及看到她眼底淡淡的金光闪现。

    透过天眼,顾锦再一次查探万俟一海全身。

    之前她一直注重在对方的头部,倒是不曾发觉,他的肚子里有问题。

    只见在万俟一海的丹田处,有一小团煞气,虽然颇没有存在感,可它却控制着少年头上的浓郁煞气聚拢。

    顾锦伸手撩起少年的上衣,露出丹田那一片的皮肤。

    锁定煞气的位置,她出手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食指中指并拢,用力按压在那一团煞气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已经陷入昏迷中的万俟一海,忍不住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他人倒是没有醒过来,只是脸上的颜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周围的修士们见这一幕,眼底露出浓浓的担忧以及期待。

    察觉到煞气要逃窜,顾锦双眼神色变得锐利起来,她按在万俟一海丹田处的手加重,去镇压那一团煞气,将其快速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若是她猜得不错,它就是造成万俟一海灵力被吞噬的源头。

    顾锦出手快且狠,下了十足的力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