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顾锦是筑基修为,找到源头,想要玩转这小小煞气还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她将万俟一海丹田处的煞气吞噬后,手快速撤离对方。

    即使的动作再快,她终究还是伤到了少年的内丹。

    在万俟一海的丹田内,有一颗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内丹,此刻遭到了破损。

    对方的内丹损伤,也不能说是全是顾锦造成,还有之前他被煞气吞噬灵力时,遭到的强烈破坏。

    透过天眼,看到少年内丹损坏程度,顾锦抿了抿唇角。

    内丹已经不成型,若是不出手,怕是对方终身都无法再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即使他还是个修士,却也无法再前进一步,只能说是比普通人强一些。

    顾锦的手放入裤兜,借着拿东西的动作,从空间内拿出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手从裤兜拿出来,她手中露出一只精致的木盒。

    木盒还没被打开时,周围的修士目光都被它所吸引。

    只因木盒里有吸引他们的东西,浓郁的灵气,让他们渴望得到,这是至宝!

    在众人的视线中,顾锦将木盒打开,露出里面一颗闪烁着淡淡金光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颗金丹,正是当初她在余硕跟姜汉义去京城上学时,送给两个徒弟的养魂丹。

    养魂丹是上品金丹,她也只有这最后一颗。

    在周围几个修士渴望的眼神中,她伸手拿出金丹,送到万俟一海的口中。

    因对方更没有吞咽的意识,她掐着万俟一海的下巴,用力一抬,又按了他某个穴位,丹药顺着对方的喉咙滑落腹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系列动作,顾锦把手拿开,转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之前身上出了汗,身上有汗水,她的手沾染了一些,现在要去洗手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有人喊她。

    顾锦停下脚步,回头看出声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后者咽了咽口水,在身边其他几个人或戳,或掐,或推地小的动作下,弱弱地问:“敢问,您刚才给六少吃的是什么丹药?”

    顾锦眉目一挑,说:“养魂丹,受了严重的伤神魂不保时,服下此丹既可保下一命,保自身修为不被废,还有提升稳固修为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的中修士,纷纷张开嘴巴,十分错愕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看到丹药时,就知道并不简单,万万没想到是养魂丹。

    这可是传说中的丹药,如今的大陆别说炼丹师难寻,往上百年,有大本事的炼丹师都少见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是这传说中的养魂丹,就他们所知如此稀有丹药,几百年都不曾现世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纷纷盯着沙发上的六少,恨不得把他盯出个洞来。

    六少究竟是有多好运,竟然有幸能服此丹药。

    在众人收敛震惊,再去看顾锦时,对方已经不见了,洗手间的门紧紧闭着。

    客厅内陷入沉默,突然有一人惊喜出声:“等六少醒了,我有预感,咱们这次任务会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爷出手,万俟家族就有救了,咱们兄弟们不必再奔波了!”

    还有期待的语气:“若是能抱上小九爷的大腿,万俟家可平步青云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