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咱们也能跟着有肉吃!”角落里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去看角落里,最矮的一名修士。

    在对方被盯着不自在时,众人纷纷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!”

    “精辟!”

    “说到点子上了!”

    那人挠了挠头,傻笑:“嘿嘿嘿……我就是眼馋六少吃的丹药,听说服用上品丹药更容易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说得谁不眼馋似的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顾锦走出洗手间时,客厅内的修士恢复了以往的严肃,像是之前的那跳脱模样不是他们。

    再看沙发上,万俟一海已经坐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,他周身的灵力倒是恢复过半。

    接下来再休息两天,会从前一样啥事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顾锦从洗手间出来,万俟一海对她感激,而真诚地道谢:“多谢小九爷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声音底气不足,身子终究是受了亏损。

    面对少年的道谢,顾锦唇角缓缓勾起,也不客气:“你是该谢谢我,今天若不是我出现,以后你就是个废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废人两个字,顾锦很想知道,万俟家那个疯疯癫癫三年的大少,如今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凝视着顾锦,脸上神色无比肃穆:“小九爷的大恩大德,我没齿难忘,只是这恩情无以为报,日后小九爷用得上我,只管招呼一声,我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顾锦走到万俟一海对面坐下,“报恩以后再说,六少若是身体能坚持,咱们不如谈谈你此次来万海的事?”

    这也是万俟一海想要提起的话题。

    今天他莫名其妙中招,生死一线间让他明白,暗中的人是想要他们万俟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事情还要从我爷爷讲起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听着少年所说内容,跟她了解的所差无几。

    在上一任家主被人暗算后,万俟家就开始不对劲,尤其是这几年。

    这个家族最有修炼天赋的天才,万俟敬仪,也就是万俟一海的大堂哥,三年前的修为就达到了炼气六层,他享受所有世家子弟的崇拜,羡慕,嫉妒目光。

    可惜,突然某一日,就跟今天的万俟一海一样,浑身疼痛,修为退步直到被废,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傻子。

    之后是一海的二堂哥,落个死无全尸的结局。

    最后是他的亲姐姐,也死于一场来势汹汹的急病中。

    顾锦问万俟一海:“你大堂哥现如今如何?”

    “在他痴傻的第二年,娶了从小指腹为婚的堂嫂,现在生活起居都有她照顾,不过他还是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从小就崇拜的大堂哥,万俟一海双眼微红。

    当年大堂哥遭遇那些事时,他哭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听到背后人议论他的陨落,还有一些折辱他的话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这些,他也不可能这三年来拼命的修炼。

    得知对方还是痴傻的状态,顾锦陷入了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若是那个惊才绝艳的万俟大少,真的跟万俟一海一般遭遇,也不知道他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,日复一日的被煞气缠身。

    顾锦心中摇头,不再去想此人,她没忘记今天来是因何原因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