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对万俟一海笑了笑:“六少,咱们言归正传,为你这次来万海找我,再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,你说的话会决定我要不要出手,说吧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早就想要把事情说清楚,奈何一直找不到机会。

    这关系着万俟家族生死大事,他总要经过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眼下顾锦提到这事,他舔了舔发干的唇:“其实我知道,初见小九爷的时候就露了马脚,小九爷的名讳是我在京城时,就已经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顾锦立刻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她第一反应是余硕跟姜汉义,这两个家伙把她的身份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可随即,她就心底否了。

    不会,余硕跟姜汉义不可能在泄露她身份后,还不通知她一声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都是做错事立马承认错误,争取宽大处理的性子。

    顾锦神色不动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垂眸,将眼中的悲伤遮掩,嘴上道:“万俟家的老祖宗告诉我的,在得知姜家小少爷的遭遇后,我们就猜到他是有高人相助,除了调查事情的真相外,我还去见了家里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老祖宗她有预知能力,那一天她最后一次用了预知能力,说是万俟家族的救星就在万海市,一个名叫小九爷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有很多猜测,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万俟家族有预知修士?据我所知现在除了皇室,四大家族中并没有预知修士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点头:“不错,除了万俟家族,四大家族都没有预知修士,老祖宗是我们万俟家族最后一张王牌。

    我去见老祖宗之前,她还有一年的寿命,再次使用了预知能力后,如今她老人家还剩不足一月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前两年,顾锦就听余老爷子说过,预知修士每一次使用与预知能力,都会有损寿命。

    如今听万俟一海的话,她心底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这样的能力当真可怕。

    若是她每次开天眼也会这样,绝不会轻易使用,只因她惜命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她不允许任何人毁了寿终正寝的目标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小安,她要在留下足够的时间,安排少年的未来道路。

    顾锦摸了摸下巴,问:“你上次找我求一颗丹药,就是为了你们老祖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直视顾锦的双眼:“还有就是,老祖宗想要见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锦笑了。

    她身体轻松地靠在沙发上:“见我做什么,难不成还想要我给收拾你们家的烂摊子?”

    这话,万俟一海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现在的万俟家族的确是烂摊子,主支的子弟越来越少,家族直线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几年来,君主对他们家族越来越不满,自从大堂哥陨落后,万俟家族甚至在京城都难以立足。

    “就当小九爷去散散心,您明年要考入京城晟世学府,正好借这个机会熟悉一下京城。”

    这话万俟一海说得实在是勉强,但又让顾锦心底有所心动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:“这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在资料中,有您同学提及过此事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